游客,欢迎![登录] [注册]
2019年10月15日, 共有条目284467条。
  • 作者: Messiah
  • Rogge
  • 原作: Axis Powers ヘタリア
  • CP: 仏普
  • 语言: 简体中文
  • 页数: 200P↑↓(字数14W↑)
  • 尺寸: A5
  • 价格: 通贩¥40/场贩¥45
  • 发售日: 2013年7月13日
  • 排版: 布莱德
  • Guest: 寂蝉
  • 赠品: [删除]剧照[/删除]剧情相关明信片(两张)+书签(一张)+复古链扣
  • 特典: 复古羽毛笔(1-2名付)+金属羽毛书签(3-6名付大版/7-10名付小版)

谁收藏了Die Fahne 旌旗?

全部收藏会员 (32) »
已完售

作品简介

其实这只是个冷CP推广刊而已。旧稿全部翻修+增改情节。
封面已更新。预售已开启,7月初截止,7月10日前后开启通贩。
贴吧一宣:http://tieba.baidu.com/p/2299753057
贴吧二宣:http://tieba.baidu.com/p/2387892336
公式站:http://utopians.blogbus.com/

【为这昔年之战】

以血脉与荣誉为名,以硝烟拉开帷幕;
以炮火撕裂旗帜,以新伤染烈永颂之花。


【为我明日之名】

「我将黑暗高悬于旗帜之顶,将激昂铺洒其下,末了镌刻一席光辉。」

【为那无韵之诗】

那是仅向胜者吟唱的一曲颂歌。
——所有人都会记得。


【刊名】Die Fahne(旌旗)
【原作】Axis Powers Hetalia
【出品】[Utopians]空想主义社
【CP】仏普(弗朗西斯·波诺弗瓦×基尔伯特·贝什米特)
【级别】全年龄向
【主题】1863-1871德|意|志|王|朝|战|争
【设定】史向国拟,(普中心视角)长篇+(法视角)番外
【类型】小说插图本
【尺寸】A5
【页数】200↑(字数14W↑,稍微压缩了字号于是比预期少一些☆)
【价格】通贩¥40/场贩¥45
【出刊时间】2013年7月13日
【企划/文】Messiah
【封设/图】Rogge
【版设/扉】布莱德
【GUEST】寂蝉
【赠品】剧照剧情相关明信片(两张)+书签(一张)+复古链扣
【特典】复古羽毛笔(1-2名付)+金属羽毛书签(3-6名付大版/7-10名付小版)

【预定/特典相关】
因为参加预售的姑娘似乎都选了通贩,所以在地址中直接选择“余款”20元拍下就好,在“给卖家留言”处标明“已参加预售”,店家会核对淘宝ID信息,如果没有参加预售的话拍下“余款”是无效的w
如有地址变更,以补款订单所给地址为准w
前十位在“给卖家留言”处加注“需要特典”即可☆
非常感谢拍付了预售的姑娘们,因为画手没法给通贩签绘所以作者手写了一些感谢卡,字很丑不要介意TVT
感谢卡只有38张,最后几位参加预售的姑娘对不起啦TVT

【通贩/场贩相关】
场贩:7.27-28成都CD+7.28帝都MYC+7.31沈阳APO+8.4帝都囧神+8.4武汉APO
场贩变更状况:成都iC场变为CD场,增加帝都场贩,武汉APO因故延期,请注意
通贩:请未参加预售的姑娘拍“全款”40元的选项,拍预售余款的选项是无效的
因印量所限,参加通贩的本子数目并不多,先到先得☆
有能力场购的姑娘还是尽量场入吧TVT
未到手的姑娘可以等到8.4场贩结束后,如果有余本会重新上架OvO
(文/图两人会在武汉APO现场看摊,现场可以求签绘XD)

【通贩(含预售补款)地址】
http://item.taobao.com/item.htm?id=20944631706

焚毁的黄昏已坠入永暗,
耀目火轨灼净寰宇永恒,
坍塌之地不见微光璀璨,
昔日既死,不至新生。

有人将苍老的旋律弹唱,
以弦琴拉阔蓝夜河纹;
群星消殒,横涛激荡,
无人于启示前祈望天神。

入梦前,来邀一道长影,
共舞于蹊径与干涸的滩头,
并将一同眠于寂静,
风息即停,哀歌驻留。

审判者已前来,不望荒野,
于悲世之内长唳致谢。


【试阅三段曲之一·普|丹|战|争】

“或是你住在这儿,已经使自己习惯了这里;或是你要离开,这是你自己的意志;或是你要死去,卸下你的义务。而在这些事之外一无所有。”法|国人凑在他耳边低声念诵,“那么,好好地欢乐的生活吧。”
末了,又补充道:
“我们都得这样。”

更久之后他记起了此时的语气,不带畏惧或是怯意,平静地述说无数种可能的未来中最为恒久与无奈的共性。

……

基尔伯特是被最后一声炮响惊醒的。他从关于历史相似性的思维漫游里脱逃出来,看见对手溃不成军。他甚至失去了再掷出一剑或多送一颗子弹的兴趣,他从不享受欺侮弱者的感觉。他嗅得到许多东西,硝烟、血腥,胜利者的喜悦因子与死难者的萎靡,它们铺陈开一场他最熟悉、最喜爱也最期盼其结束的盛宴。罗德里赫站在不远处打量这一切,双手交叠抱在身前,贵族风范依旧;而基尔伯特转身背对这一切,望向他们来时的道路,所有的崎岖在极远的地平线上归为平坦。
“路德维希在哪?你带他来了。”
音乐家这由询问转而陈述的变化十分流畅,好似一次笃定的交涉。基尔伯特先是一言不发,眯眼望向四周。他看见黑色脏污的军衣、红色新旧不一的血迹与军官们扎眼的金色肩坎,色彩融汇成人们为之自豪的血脉图腾。然后他轻松地、不合时宜地咧开嘴笑了。
“他在他该在的地方。”

这里是德|意|志的土地,他们用抢夺的方式将其归还原主。他们驻立于此处,长久地凝望着远够不上惨烈级别的战后场地。有人在祈祷,自诩耶和华的子民请求宽恕与接收洗脱原罪的亡魂;有人在惊魂未定地喘息,初次走上战场的年轻士兵耗尽了支撑自己不倒下的信心与拼劲儿,两腿发软快要栽倒,在长官的喝令下又挺直了腰杆。
罗德里赫庄重地在心口划了一次十字,随后擦拭起他的佩剑来。路德维希大概正走过他们还没见到的某一处战地,去尝试回想更早之前,回想这片土地、更宽广的土地与自己所经受过的创伤,并不得其果。「嘘。」基尔伯特在构思应该采用的措辞。就这样了。「这都是你能拥有的一切。」
本应拥有的这一切。

……

“我想问问您,先生。”老人说,“您是柏|林附近的人,局势消息应该比这里强得多。那么您该知道,或者看得出来,这一切的改变的导火索是什么。所以,您认为我们会在这个世纪结束之前再向法|国回击吗?”
基尔伯特再一次望向了天空,那片蓝色刺痛了他的双眼。他迅速站起身,闭上眼但精确无误地在胸前比划了几次。
“我的记性一向不错,所以很抱歉,我居然不记得耶拿那次有哪个小家伙的眼睛被伤到了——人太多了。从这儿到这儿,还有这两处,都是法|国人干的,现在还有些痕迹,浅得多了可还没消失。”
他睁眼见到老人微微错愕却又释然的模样,抿抿唇回答完了随后的。
“我还以为大多数人都觉得我们的关系还不错,至少是近期。如果真的得说实话——”
他把最末几个音节挤出喉咙,有一瞬间声音都不像是自己的。
“——就是一定会。”
老人佝偻的身形抖动了一下,双手哆嗦着抓紧木杖的顶端。“您是说……哦,您是——”
“你要真去了柏|林,那里会这么告诉你的人可不多。”基尔伯特说,“可是总会办到的,以我的名字发誓。”
他仿佛是一吐为快,歇了口气,然而已经成形的事实终于是被他亲口承认了。在这个偏僻的乡村里,在一个他几乎不认识的、半瞎的垂暮老人面前,在已经有几个好奇而且胆大的孩子围上来的时候。他说不清自己是不是轻松了不少,不过他清楚接下来对自己而言再没有了回旋的余地。不是宿命论,而是选择权。周围的这一切,远离都城却也有不少人崇敬军人的村镇,万千之一的付出终生代价而依然心存希冀的军伍中人,本身象征着希望的孩子们……
——为了普|鲁|士。

“为了德|意|志。”他强迫自己这样说着。

【试阅三段曲之二·普|奥|战|争】

临近夏至日的白昼漫长到令人无精打采。基尔伯特在结束关于意|大|利的话题后便想方设法一个人跑远了些。当务之急是想想接下来他该往哪边走,接下来要做的必然是分军、合围、多路进攻,他得选一个军团跟着,或者选些别的。他也能选择留在后方——反正路德维希在这次的斗争中也注定不可能完全放下顾虑而明确地站在哪一方,更不用说拿起武器。这不是年纪的问题。
但如果他真的留在后方,他就不是基尔伯特·贝什米特了。
河边暂时还看不到别人,起码在这一河段内只有他一人。他从湿润的泥沙上踩过去,靴底没在了约一指宽的水中,将细小或粗糙的石子沙砾都挡在足底。他抬头望去,岸边是还未被毁坏的绿色茵草,一丛一丛高高低低,没有多余的色彩。更远些有野生的灌木,低伏着灰绿色,叶尖却鲜亮得令人瞩目,只是由于距离而龟缩成一粒粒的浅斑。这是荒野之地一年中最繁茂的时刻,这个季节里在光线适宜时在哪儿取景都能描摹出一幅画来,尽管这一性质对景色的荒凉本质不会有半点影响。
然后会有硝烟飘散过来,脏污了林地边缘的空气;铁蹄践踏过来,破碎了茵草丛生的盎然;血液从河流的上游入源,叠加、释放、淡化,真实存在而了无痕迹。
他躬下身,掬了一捧水浇在额前,眯缝起眼来等待液体淌下。水珠顺沿鼻梁中线流淌,从尖端滴落,眼窝又是湿润的,可他很清楚自己并未流泪。他没有机会。能从他眼角淌落的大都是额角濡湿的血迹。
然后这里会延展为战地的中心或边缘,遍及厮杀、哀号与残迹。再被在画布上勾勒出时就该题名为《战地》或《征伐》,溯其本源或能题名为《荣誉》或《光辉》。
他直起身,从白日的臆想中清醒过来,挥散了画布上翻卷的色彩斑斓。周围很静,连正当夏的蝉鸣都没有。远方有鸟鸣响起,尖厉得仿佛是一声哨音,划破了不属于这个时节与这个时刻的安谧。

……

接下来的叙事该从何谈起?是伊|塞|尔河西侧的遭遇战,还是亚|罗|默|希以西的观望集结?是第二军团的取胜,还是主力军的西撤?是明|兴|格|雷|兹附近的部署,还是凯|尼|格|列|茨旁高地的夜行?是钳形攻势的追击,还是丧失主动权的退却?或者略过这几日的交战,在感叹过厄|尔|士山隘未出现突击与反突击的碰撞、歼灭良机与朗|根|萨|尔|察附近进一步的围困以致汉|诺|威之王的称降后,直接看向最后的萨|瓦|多,去评价一场并不完美的胜利与并不壮烈的败北。

基尔伯特觉得自己嘴角发干,很可能已经出现了皲裂的印迹,也许是因为早就结了薄痂才尝不到咸涩的滋味。前额的几绺头发被汗水黏得全都分成了一撮撮的,贴在皮肤上或者支楞在空中。他没戴帽子,一头浅色的短发四散着,夹了些沙尘,还有血迹。他用力地抹了把脸,举到面前瞅了一眼又放下。他感觉得到被血迹黏住的发梢在被风干的过程中结成板块状。
不属于他自己的猩红色淌到唇角干裂的部位,濡湿了。他想自己是失去了味觉。
他用衣袖上还干净的部分擦了擦脸,不然他得在眼睫被糊住的情况下顶着一片暗红色的视线接着向前走。在这短暂的几秒——或者十几秒甚至更长,在这种时候他的时间感总会出点毛病——之内,他听见了因为视觉暂时被封锁而清晰了一倍多的各类声响的混杂。有痛呼声,口音不同的诅咒声,单调的嘶吼声,背景音乐是规律的炮火轰鸣与穿插的枪声。有人拔掉了枪栓,有人已经开火,有人正在上膛。音节进展得快极了。然后他恢复了视觉,远远地望见了失去指挥棒的音乐家,站在不再受控制的舞台中央,不耐并无奈地忍受一首失去韵律的乐曲。
他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也许是硝烟的缘故,双头鹰背后的天空布满了大片的灰黑色,如同将落的帷幕。

许多年前他也曾记得,许多年后他还未遗忘。
那是关于霍亨索伦的利剑初露锋芒时的璀璨光辉,那时相似的场景重现于今——也将是最后一次。

……

——会有一个时代,完全地镌刻上我的姓名,铭刻下我的荣耀。
——我为之奋斗,即使那将伴随流血与死亡。
那也将是真正催人前行的命运。

【试阅三段曲之终·普法战争】

奥|尔|良的战争在这时还显得漫长无期。直面交锋以一次平淡无奇的分别退让为结束,在由过于宏大的背景乐盖过了一段对话后,连最近的旁观者都看不出其它端倪。奥|尔|良的战争从这时起成为他毫无顾忌地与同一人真刀实枪干架的场地,他所取得的成果不过是将某些初露端倪的东西打磨回原状。奥|尔|良的战争直至他将枪口抵在弗朗西斯·波诺弗瓦的肩上扣动了扳机才步入尾声,逐渐结束在集团军退去的步伐中。
那时候已经步入这个年头的末一个月,已临的冬季只能给予从未脱离围城之困的血脉枢纽愈加无情的打击。即使南方的剧院里仍充斥着幻影似的刺绣军旗、马披、饰带,特罗胥先生防守的城区也只是在做最末的负隅顽抗。瓦|莱|里|安山上的国民别动队远眺着他们坚守防御的都城,那里正在由还未泯灭的精神塑造一场遥遥无期的灾难。灾难的缘由不过归结于极旧时类似的帕|维|亚之声:
「一切都已失去,惟有荣誉尚存。」

他们的名字、及其所拥有的荣誉究竟值得多少人拼上性命?连最精密的统计也给不出具体数额。马|恩河沿岸驻扎的部队笼罩在营火的蓝色烟雾里,战斗的痕迹沿河铺设远溯到珍珠色的地平线上,士兵们拖着步枪前去争夺都城郊外的每一处要塞的控制权。基尔伯特对碎去窗玻璃、洒上血迹而空无一人的房舍已经司空见惯,日记本内的字里行间只潦草地记下了干涩生硬的片断,希望他日后翻看时还能记得现时的光景。
和他在此次战争里的固定对手的直接对战并未结束,它们就零星地分布在郊外的市镇里,在库|尔|讷|夫,在布|尔|日,在欧|贝|维|利|耶,在蒙|特|勒|伊。在绿篱前,在葡萄架旁,在砖砌的街垒后方。所经之处留下辙痕,留下被炸毁的残垣,留下新添的裂伤。他分明看见这一切正在被毁去的诗意的主人身体健康状态每况愈下,可他能做的不是讥讽式的劝诫而是握紧手中的刺刀。
战争什么时候结束?路德维希问过他。差不多长成的青年梳着一丝不苟的短发,将若有所思掩在了严肃认真的神情后方。等到他们投降,基尔伯特回答说,他们必须得先投降。德|意|志|兰的荣誉容不下最后一次失败,德|意|志|兰的意志经不起再一次的沉沦。
——可是他们得什么时候才能投降?
年轻人感慨似的一句问话使他默然无声。按他的想法是此时不需要回答,但还是挠着后脑想了半晌。冬日短暂的白昼里沐下的浅淡光辉笼罩在拘囚之城的城头上,又收回了难得的温暖馈赠,捱过一个漫长的黑夜迎接另一个周而复始。他在仿佛又暗淡了几分的天色下又拉过了路德维希,扬起了成败既定的古怪笑意——像是不适的茫然又像是如释重负的轻松。
“那家伙,他想守下去。”他向远处的城墙比划着,瞥了眼城门的方向,“就好像他还有获得解救的机会。巴|黎,它一直被我攥在手里,一直都是——”
他有些说不下去,语句打了个结便打算再拎出一个话头。“——我们本来可以陪那家伙耗下去,”他说,“那是个不错的主意,可我能搭上耐心的日子没那么多……所以你看——”
他向那边又指点了一下,耸肩摊手背对了那个方向,古怪的笑意在锈红的恶意里逐渐扭曲扩大。
“——现在我并不介意用些更有用的法子,即使那会毁了它。”

——如果说杀戮与毁灭是我应做的。
随着话音落地,重炮的齐声轰响湮没了仅余的一丝平和。他在年轻人愕然的注视中笑得更厉害了,盖去了他抹不去的一丝颤抖。己方高扬的旌旗上相同的图案连贯成朔风中飞扬起的血染的披风,轰击的鸣响中落下宏大的战争鼓点。他在这一切中直挺着脊背,维持着托举的姿态阖上了双眼。
——那是世人加诸于我的诽谤,又成为了我无法抛弃的名号。

企划/文围脖:http://weibo.com/messiahangelaflame
设计/图围脖:http://weibo.com/1756luo

发上来断后路。
显示全部...
45°的悲伤 暧昧就是暧昧、说不清道不明的 冷门、冷CP、冷主题等很冷的 正剧、正经严肃的,非搞笑的

作品预览

出品社团

参加展会

吐槽板

#1 - 2013-4-28 21:59
(御泽大法好(。)
求预定方式!!!!!
#1-1 - 2013-4-28 22:01
Messiah
预订是二宣才会考虑的事情啦,如果开放预订的话会在这边更新信息w
#1-2 - 2013-4-28 22:03
宵司
Messiah 说: 预订是二宣才会考虑的事情啦,如果开放预订的话会在这边更新信息w
到时求通知ww
#2 - 2013-4-28 22:13
(Back in time,somewhere we'll have a vantage.)
期待!
#2-1 - 2013-4-28 22:14
Messiah
谢谢支持>w<
#3 - 2013-4-28 22:18
好像非常带感的样子嗷嗷嗷><坐等
#3-1 - 2013-4-28 22:19
Messiah
感谢支持>w<
#4 - 2013-4-30 02:28
仏普!!!二宣求通知好么!!QAQ
#4-1 - 2013-4-30 22:04
Messiah
二宣的话会在这边更新本子信息ovo
#5 - 2013-5-2 19:53
(同人本印刷)
你好求本子印刷代理,同人本专业印刷,同人周边,qq1922594455
#6 - 2013-5-11 20:58
开通贩什么二宣什么通知拜托了...wwww
#6-1 - 2013-5-16 23:37
Messiah
二宣会在这边更新信息w如果赶得上CP12的话月底就二宣吧……
#7 - 2013-5-18 21:57
(后来怨恨那么深,只因当初相遇时那么美 ...)
等二宣><!很棒的样子!
#7-1 - 2013-5-23 00:12
Messiah
感谢支持w
#8 - 2013-5-21 01:19
求问通贩能EMS么?><
#8-1 - 2013-5-23 00:15
Messiah
抱歉迟了,通贩寄售店家是不发EMS的果咩!QvQ
#9 - 2013-6-11 21:36
(Back in time,somewhere we'll have a vantage.)
来杭州APO嘛_(:3」∠)_除了APO暑假场还有七月两场八月一场同人展子……杭少欢迎你!(神烦闭嘴!(。
#9-1 - 2013-6-12 01:46
Messiah
比起杭州的场大概会更优先考虑帝都,而且7.21已经有两场啦,成都iC是通贩寄售姑娘要出摊,武汉APO是自己出摊,沈阳APO是因为这本子原本出生就是在主办方的撺掇下进行的所以参展比较便利,杭州APO的话还要找寄售sooooo麻烦…………_(:з」∠)_
#10 - 2013-6-15 19:38
(新鲜骡马。。。)
八点开启我已经坐电脑前等好久这是闹哪样啊摔!23333~
#10-1 - 2013-6-15 21:01
Messiah
不知道姑娘抢成功没但还是辛苦了【x
#10-2 - 2013-6-19 13:23
拾玥
Messiah 说: 不知道姑娘抢成功没但还是辛苦了【x
抢到了第八~于是……各种挤破头23333~
#11 - 2013-6-29 23:55
(www)
等二宣求预定
#11-1 - 2013-7-1 13:12
Messiah
已经二宣啦……虽然我没有更新二宣地址,但是预定信息都更新过了;w;
#12 - 2013-7-13 16:12
(战·神·条·顿)
余款地址还没有开放吗?这边显示“即将开始”,无法拍付余款><
#12-1 - 2013-7-14 22:09
Messiah
呜啊抱歉!本来预计是昨天终宣但稍微拖晚了一些,现在已经开放余款补拍了!就在原界面选择“余款”就好!地址还是预售时那个!
#13 - 2013-7-14 10:01
(_(:з」∠)_)
你好,打扰了~
广州APH黑塔利亚主题同人展~妖都APO
2013.11.10 广州原创元素创意园D2展馆
将设有同人贩售区,茶话区,游戏区和自由活动区
同人摊位招募中~
申请表格索取:
官方邮箱gz-apo@qq.com
QQ群:88272652【验证APO】
更多消息欢迎关注新浪微博@妖都APH主题only http://weibo.com/u/2798746612
天窗主页 http://doujin.bgm.tv/event/937
期待你的参与~~~~(≧▽≦)/~来吧
#14 - 2013-8-1 20:57
(法厨仏英向)
开放后求通贩地址……
#15 - 2013-8-6 17:56
(岁月也许会将我燃尽,而我会发现这座城市,仍未逝去 ...)
戳中萌点了……
#16 - 2015-4-13 16:14
(绽放在天空的笑容,蔚蓝如晴空的眼睛,紫罗兰、墨绿色的长 ...)
求本
QQ10421604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