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欢迎![登录] [注册]
2019年11月19日, 共有条目286570条。
  • 作者: 主 笔:白薇组verginia/白小埃
  • Guest:蓝诺/麻猫猫/黑蝉七/魔北冥/wavesheep/青春迈克尔/肉梗花
  • 原作: 剑侠情缘叁
  • CP: 剑侠情缘三·天策中心
  • 语言: 简体中文
  • 页数: 200↑↓
  • 尺寸: A5
  • 价格: 45RMB
  • 发售日: 北京囧神以及上海cp首发,通贩发货在之后陆续进行
  • 淘宝链接: http://item.taobao.com/item.htm?id=35840257138
  • 预售日: 11月9日晚八点
  • 预购特典: 预售前200名赠送特典卡贴四枚
  • 出品社团: 白薇组
  • 代理社团: 神蠢与神烦

谁收藏了乱世生存指南?

全部收藏会员 (55) »
已完售

作品简介

(试阅请下拉及参见图片预览……试阅长到破纪录)

淘宝预售链接:http://item.taobao.com/item.htm?id=35840257138

名称:乱世生存指南
原作:剑侠情缘三·天策中心
CP:丐策/明策/策羊/策唐
属性:N18轻松无虐

出品社团:白薇组
代理社团:神蠢与神烦
作者:verginia/白小埃
Guest:蓝诺/麻猫猫/黑蝉七/魔北冥/wavesheep/青春迈克尔/肉梗花

规格:A5
页数:200↑↓
定价:40RMB↑↓
内容:7w小说20四格
淘宝预售日期:11月9日晚八点(预售地址即将放出,详情请关注白小埃微博http://weibo.com/u/2362391317

前200名赠送特典卡贴四枚

试阅如下(量好足……):

醉逍遥

阿生一屁股坐在灶台边,用小指挖着牙缝里的牙垢,挖出乌漆墨黑的一坨,拇指伸过来一弹,正好落在灶上的锅里面。
然后他才发现灶台里有人。
谁!阿生大喝,抬脚把铁锅踢开,发出哐当一声巨响,刺鼻的血腥的气味从火塘里升起来,弥漫在空气中,跟着飞出来的还有两只苍蝇,嗡嗡吵个不停。柜子上窝着的一只黑隼都被这动静给吓着了,嘎嘎地叫了两声,飞到阿生肩上来看热闹。真他妈恶心。阿生想,撸起袖子,一只鹰爪似的大手伸进去,肌肉绷紧,转瞬拖出一个半死不活的男人来。
阿生又被那血腥气呛得打了个喷嚏,连隼都受不了,瞬间逃得老远。面前的男人十八九岁的样子,挺年轻,身体像石头一样冰冷蜷曲,一动不动。阿生将手伸到他的鼻孔下面,好像还有气。
这下就麻烦了,阿生想。家里这么窄,都没地方放这个人,阿生只能把人往自己床上一扔,然后特别无语地叹了口气。黑隼最终落在木窗上,它的身后,许多零散的树木、茅屋和瓦砾潦草地浮现出来,黄土路面的尽头是一片开阔地和浩浩荡荡的江水,无主的牲畜在河岸上游荡,一些人的尸体在水流中漫不经心地漂浮着。阿生本想让眼前这人成为那些尸体中的一员,可现在人还没死透,他反而有些没辙了。
先放着算了。
阿生以前是个四海为家的流浪汉,小时候经常被地痞流氓欺负,某次被路过的大侠救下,对那大侠的武艺心生向往,便拜师入了丐帮。后来安禄山在范阳起兵,河北二十四郡尽失,丐帮帮主号召五十万丐帮弟子协助唐军抵御狼牙,阿生也是其中一员。他被派往洛阳分舵,成了丐帮埋藏于全国各地的眼线之一。结果来了没半年,分舵也遭了叛军洗劫,一行人辗转到这小村庄里,几个弟兄要护送难民离开,眼神里也时不时流露出对家人的担忧。可人不能都走,总舵还会时不时发些消息过来,他们也得报告狼牙军的动向,总得有人守着这里。阿生没家,干脆自告奋勇地留下来,把其他弟兄都送走了。
黑隼叫二黑,阿生在君山岛上收养的,跟了他一年多了。至于他们住的这村子,早被风卷残云一般的狼牙军抢了四五次,人逃得差不多,只剩下些老弱病残。一开始阿生还能和外界联系上,后来渐渐地断了,估计大家的日子都不好过。现在的阿生,直接成了个走不掉,也没处去的孤家寡人。这种日子过得久了,真生出些与世隔绝的感慨来。
灶台里冒出来的男人被阿生扔在床榻上,蓬乱的头发上结了一层漆黑的炭灰,床垫也蹭脏了。阿生叹息一声,真不知道这男人打哪来的,总不能是灶王爷显灵吧。看他完全没有醒转的迹象,阿生也不想再等,趁着夜色先把二黑放出去,让它自己觅食,然后披上斗篷,佝偻着身子装成个瘸子,摇摇晃晃地出去走了一圈。一路上,只见到一个瞎老头子坐在门槛上咿咿呀呀的哼唧,两个孤儿拖着鼻涕用树枝戳地上的尸体,看到阿生过去了,还指着阿生嘿嘿地笑。这一趟出去了半个时辰,阿生扒拉回来两个地瓜,刚推开屋门,就发现那男人已经支起身子,手握在门框上,像是要逃。
阿生又单手把人拖回了屋里。
你跑什么?阿生说。
男人不答,喉咙里咕噜响了一声,阿生回身检查门窗,再折过头来的时候丢给了男人一个地瓜。男人起初没反应过来,地瓜落在地上滚了几滚,停在他面前几尺的地方。男人抬头,用目光试探地望着阿生,阿生的脸上浮着若有若无的笑意,就在男人试图弯腰的那一刻,突然伸出一脚,准确地踩在了男人的手与地瓜中间。
先说说,你是谁?
男人恶狠狠地回瞪一眼,像是某种动物的眼神,阿生一下子就想起了村外那些流浪狗。接着男人要挥拳,动作挺有气势的,可惜体力不支,半空中就被阿生轻松接住。男人不服,另一只手抬起来一通乱挠,把阿生的斗篷都给拽掉了,露出光裸的上身。阿生和他门派里的弟兄经常这样,不穿上衣,就那么赤条条地露着一声腱子肉,肩上全是刺青,凶神恶煞。那男人大概没料到这人穿得这么奔放,一时间怔了怔,冷不丁遭了阿生暗算,另一只手也被制住了。
阿生就这样捏着那个骨节嶙峋的拳头,不算大,他一掌就能盖住,硬邦邦的,还特别咯人。再把目光投到男人身上,应该练过点功夫,结实,但不及自己魁梧,估计是饿久了,显得很瘦,还脏,一身不知道哪里带来的烂泥臭土。炭灰弄掉一些以后,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营养不良,他的头发在光线下竟然有些泛红。阿生默默地考量完,又开始研究男人的脸,更脏了,看不清,阿生索性伸出手掌去给男人擦拭,男人避之不及,被狠狠搓了几把。
长得倒人模狗样的。阿生说着,手也没停下来,用力搓着男人脸上的污泥,那脸被他揉得变了形,男人疼得直抽气,阿生的手就像钳子一样箍着他,挣脱不开。好不容易去掉了黑色,里面没了寻常的棕黄,只泛出不自然红肿来。
阿生拍了拍手上的灰,冷不丁冒出来一句:擦了胭脂似的。
男人这下真火了,抬脚踹在阿生命根子上,阿生一声哀嚎,用力把男人摔回床,自己疼得差点断了气。等缓过神来,男人已经伏在床上,胸口微弱地起伏着,看来又晕过去了。
阿生真想把这人扔到河里去,可还是忍了,好歹是条人命。而且人昏迷不醒,跟案板上的死鱼似的,戳一下动一下,要揍回去都没啥意思,不过他还是在男人的命根子上用力拧了一把,权作报复。天色已深,屋里就一张床,他只能把男人往里面塞了塞,自己在旁边躺下了。二黑这时候飞了回来,落在桌子上,慢条斯理地撕扯着一只死老鼠,一时间屋里全是咔吧咔吧的声音。阿生翻身冲着外面,身后的男人身上有股坟墓里才有的土腥味,当然还有血味,很难闻,阿生心想要这人明天还没死,得把他洗干净点,不然才叫折磨人。想着想着就睡了,还梦到小时候家乡闹蝗灾,粮食被吃得干干净净,家里人全饿死了。
第二天居然是个晴天,阳光正好,阿生一出门就看见上次那个瞎老头子坐在对面的石头上,眼睛里像是糊了一层擦不掉的石灰,阴沉沉的。他旁边站着一个瘦得跟竹竿似的女人,一张上下翻飞的嘴就像永不停歇的磨盘,絮絮叨叨地说着些嚼舌根的话。阿生谁也没理,上空荡荡的粮仓去,站在墙角从缝隙里往外抠米,慢慢地撮出来一小堆,捧到瓦罐里带回屋子。生米很脆,嚼起来嘎吱嘎吱的,阿生吃得津津有味,这时男人醒了,倚在床榻上,眼眸一会儿瞥着正在打盹的二黑,一会儿又瞥着阿生手里的糙米。阿生把瓦罐递过去,男人犹豫地接了,见阿生没有动别的心思,转瞬就狼吞虎咽吃光了所有的米,吃完还斜眼瞥着阿生,生怕他来抢似的。
你他妈差点让我绝后了。阿生说。亏我还收留你,给你东西吃。
男人木然地听着,凝望晨曦中的河畔,他的目光最后落在窗框的一张蛛网上。嘴唇忽然歙动着,吐出一些含糊的声音。
你说什么?男人声音太小,嘶哑得像是锯木头的声音。阿生把耳朵凑上去,这回他听清了,男人在问他是谁。
我都没管你是什么人,现在也懒得害你。阿生回答。至于我的事,你也没到知道的时候。
男人不吭声了。
阿生的弟兄们给他留了些药物,现在正好派上用场。他逼那男人换下脏衣,趁机从他身上搜出一个木刻腰牌,写着“林尧”两字,背面有个奇怪的记号,阿生认字不多,觉得眼熟但就是想不起来,就不管了。一路检查下来,阿生发现男人的伤口都化脓了,只好拿出他最为宝贝的酒壶,拿酒混着水给男人擦身。上完药男人就发高烧,整个人烧得稀里糊涂的,嘴里不时喊些东西,要么是人名,要么是些谁也听不清楚的字眼。
阿生又出去了几回,这次他走得稍微远了些,到了镇上,拿身上最后几个铜板给男人换了些干净食物,顺带提了两坛便宜的劣酒。镇上的住户基本投诚了,战战兢兢地在狼牙军的监视下生存,阿生走在路上,也得小心绕着那些叛军的走狗。等回到村口,阿生忽然看到墙上贴着一张通缉令,似乎贴了好几天了,落款是镇上的衙门。
五十两,悬赏林尧的人头。
阿生笑了笑,回去继续照料那人。这时二黑正好从窗外进来,轻轻啄了啄阿生的脸。总舵有消息么?阿生问,二黑叫了两声,像是在否认,接着飞到柜子上打盹去了。
阿生叹息一声,把注意力转到林尧身上。没过几天,这人就退烧了,精神了不少,爽朗得很,也不认生。你是谁,干嘛救我?这是他对阿生问的第一个问题。你身上刺的是啥,丑了吧唧的。这是第二句。第三句就是你怎么给你的鸡起这么个傻逼名字。之后差点被二黑啄瞎眼睛。阿生挑了些无关紧要的问题回答了,关键的那些什么都没说,林尧知趣,也没再问,两人就这么稀里糊涂地相处着。这天阿生回来做了顿饭,端来两碗酒,顺口把通缉令的事情告诉了他。
你也想用我的脑袋换钱?林尧听完,脸色渐渐阴沉下来。
阿生比较在意那个“也”字,但他没问。不想。阿生坦然回答。这世道,钱能干很多事,也什么都干不了。
林尧嗤笑了一声。
我祖上三辈都是这个村的人。林尧说。你看到的那个瞎子老头,是我三爷,至于那个女人,是我舅妈。
我十五岁当兵,到现在四年,我们营在虎牢关的时候基本死绝了。狼牙崽子要洛阳城的部署,我知道一点,所以我没有被杀,只是关在俘虏营里。后来有人扛不住酷刑,泄了密,狼牙就开始攻城。混乱中我逃出来,杀了他们一个小军官,结果那人是他们什么头头的大儿子,我给自己惹了个麻烦,当然这些是我后来才知道的。当时我混在难民队伍里,心里很怕,觉得自己当了叛徒,哪也不敢去,只想回家。
说完扔下空碗,抢走阿生的酒壶,死命灌酒。也许是酒力作用,他臂上那些死气沉沉的长疤都亮出了些许光彩来。
回来,我娘见了我一面,桌上还摆着酒和菜,其他几个乡亲也来了,一直在商量着什么事情。房子外面还站了几个,每个人都躲躲闪闪,心怀鬼胎的样子。突然娘把我拉进柴房里,推开后门,叫我快跑,我一时不明白怎么回事。突然我看到狼牙打扮的人骑着马赶来,我跑出去,没躲远,接着我看到了村口的通缉令,也看到了那狗日的狼牙杂种在别人的指引之下,进了我的家。
林尧说到这里就停下了,坐在床榻上一动不动。在屋里黯淡的光线中,他的头发在漆黑中依然泛着极深的红,苍白的嘴唇不停地颤抖着。
我身上有伤,走不远,在乱葬岗寻到一处墓穴,把自己埋在里面,才躲过一劫。第二天我看见我娘的尸体浮在河面上,我他妈简直气炸了!林尧突然大吼起来,把二黑吓得一通吱嘎乱叫。不杀尽狼牙杂种,我他妈绝对不能死!我现在一刻也不想留在这肮脏的地方苟延残喘,全部给我滚蛋!林尧眼睛红得能滴血,牙齿咬得咯吱作响。抓起阿生的酒壶朝墙上扔去,滚,给我滚蛋!
阿生一把制住发狂的男人。你发什么疯!?他大喝道。你伤还没好,要是巴不得脑袋挂在城墙上,我现在就送你过去!
林尧不答,只是饮酒。你这家伙,他微醉的眼眸瞟着阿生,你这家伙到底是个什么鬼。
算了,你自己都交代了,我现在告诉你也没什么大不了的。阿生叹了口气,抬眼望了望屋顶上的茅草。我本来是丐帮安排的眼线,不过,现在也是个孤立无援的倒霉蛋。
林尧打量着阿生,似乎在思索他话语的真实性,估计想了好久也没有头绪,就不想了。又灌下一碗,更醉了,眼睛都开始发直,呢喃着说老子要报仇,老子要杀人。
你这蠢货,你现在报仇只能把自己赔进去。阿生满脸无奈,他凝视着男人的脸,本来觉得把人救活就可以扔出去了,他们连认识都算不上,又何必要帮他。但帮里人都说四海之内皆兄弟,好像放着不管不太符合帮规,也不符合他的作风。唉,惹了个烂摊子。
我的事不要你管!林尧不依不饶。我还真就管了。阿生说。自己的酒壶还在墙角打转,他也没理,直接把酒坛抬上来,林尧马上抢过去给自己倒酒,倒完了还给阿生,就见后者空手举起坛子对着喉咙灌,溢出的酒液顺着脖子往下淌,在地上聚成一个晶莹剔透的圆。一坛酒彻底倒空,阿生直接把坛子砸了,又把二黑吓一跳。这下二黑气得要命,直接从窗口飞出去了,心里估计想着你们这俩傻老爷们要发疯,也别把我牵连进去。
没人理那只隼。林尧看着阿生,看呆了,好一会儿才感叹道。行啊,是条汉子。
阿生用胳膊抹去唇边酒渍,得意一笑。你现在敢去报仇,我就敢把你这狗崽子关在笼子里。他说。看你还能怎么着。
你他妈叫谁狗崽子!
就叫你。阿生也有些醉了,拍着对方肩膀哈哈大笑。差点把我命根子给拔了的狗崽子。
林尧的脸颊泛着酡红,一时气结,自己喝着闷酒,谁也不理。随你叫吧。半响以后,林尧突然转变的态度出乎阿生的意料,爱叫不叫,我真就是条狗,丧家之犬。
阿生有些讶异地望着他,松开了扶着对方肩膀的手,林尧抬起胳膊把脸捂起来,在悲怆的呜咽声中他先咒骂了狼牙崽子,然后是村里的乡亲,最后还包括了阿生。他哭诉着他的不幸,他说我招谁惹谁,他说我参军就没想过要打败仗,尤其打这种窝囊得见不得人的败仗,说着说着就泣不成声。老天为什么这样待我?他歪在床榻上,用前额反复撞着墙板,他说,老天既然不给我一天好日子过,为什么不直接让我去死?为什么还要把我娘也拖下水?
想死多么容易,想活下去才难。阿生听完了他的话,才丢下这么一句。你这小畜生要是死了,我这么多天心血不是白花了,现在你撒什么猫尿,把账给我算清了再去死,行不。
林尧没说什么,过一会儿把眼泪抹干净了,眼神找不着准心,飘来荡去。你他妈就是傻子,他醉醺醺地指着阿生,笑得没心没肺,你是个傻子。然后整个人都醉过去了,蜷着身子,睡眼惺忪。阿生也有些迷糊,但总算比他清醒些,这时候推了推那人的肩膀,那人含糊地推拒了一下:干什么……嗝儿。
我还没问呢,你真叫林尧啊。
大丈夫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军爷我就是林尧,你想怎么着。
呦,不怎么着。阿生说。既然是洛阳一带的兵,那肯定是那什么策的没跑了,天策还是神策来着?
呸,神策一帮窝囊废,凭什么叫我和他们同流合污。
啧啧,你就吹吧。阿生一口唾沫星子喷在林尧脸上。那你是天策啊,对了那天我看见你身上有个腰牌,除了你名字还刻了个什么。阿生说着,直接从床底下把那全是血渍的腰牌掏出来,翻到背面。喏喏,这啥字,给我念念?
那就是天策的天!小篆!你个傻子。
……
妈的我说你怎么知道老子名字!你拿着这玩意儿干嘛,还给我!
是是,还你还你,行了吧。
这才像话。
阿生有点无语,这小子没醉的时候还挺楞的,醉了怎么这么欠揍呢。
接下来就是一个不眠之夜,两人越来越醉,笑骂不断,像是要把夜晚的寒气都给冲散了似的。夜风在村庄里横行霸道,破茅屋的房顶和窗户被风力一次次地撞击、推搡,发出漫无止境的噪音。林尧在这噪音里渐渐地犯了困,停住他那张喋喋不休的嘴,自己扯着被角躺倒下去。酒色还没从他身上褪却,脸红得像个柿子,眼圈泛青,一双黑洞洞的双眼也不知道望着哪里。阿生自己叽里咕噜说了一串,见没了回应,也打着呵欠在林尧身边卧下来。后者浊重地舒了一口气,似乎是觉得暖和,整个人都贴到阿生背上来。阿生两脚把他踢去墙边,过了一会儿,又贴上来了。
烦不烦,怕冷啊。阿生嚷嚷。
那男人迷迷糊糊地哼唧两声,无比赖皮,稍有动静就往阿生身上钻,伸出一条胳膊软绵绵的地揽住阿生的腰身,这种搂法让阿生起了一身鸡皮,尤其林尧的体温还暖烘烘的,像个火炉。气若游丝的冷风从窗子里挤进来,同时挤进来的还有隔壁瞎老头的咳嗽声,外加河畔腐肉的臭味,这些东西全被林尧的诡异举动给掩盖了。没过多久,林尧光裸的胳膊上已经沁出细碎的汗珠,嘴里含糊不清地发出些咕哝,阿生凑近听了,哭笑不得地发现身边这个毛头小子居然在喊女人。
我要女人,没有女人我睡不着。林尧醉醺醺地呢喃,大约觉得身边人抱起来舒服,手还不老实地乱摸。都是正常男人,谁受得了这个,阿生翻身就把林尧压住了。别闹。他低声说。林尧迷瞪着一双眼,似听非听。女人,女人,嘴里还在嘟囔着,搂住阿生的肩膀,嘬着嘴就要亲。阿生避之不及,被抹了一脸唾沫,后者还没闹够,伸出两只手着急忙慌地揽住阿生的背,摸到一手腱子肉。哎,怎么这么结实。狗崽子边做着春梦边骂骂咧咧的,显然是不乐意了。换个,换个瘦点的。
阿生气极反笑。你他妈以为逛窑子呢?!一手抓着林尧,把人提起来,这一提不要紧,要紧的是阿生发现有个烫人的东西抵着自己膝盖了。卧槽你居然真的硬了。阿生瞬间哭笑不得,大手下意识在那人下身搓了一把,清晰地感觉了柱体的坚硬和滚烫。更要命的是,被他这么一摸,那个傻不拉几的狗崽子的呼吸居然越来越重,冷不丁低哼了一声,那声音听在阿生耳里简直浪得可以,瞬间他觉得半边骨头都酥了。
再来,再给爷爽爽。身下人自己就把裤子扒了,一手拽着阿生的手腕,就要往自己命根子上放。胆子挺肥啊。阿生边说边笑,笑得极坏,冷不丁狠狠掐住林尧的下巴,把人拖到跟前来。你倒是给老子看清楚了,你面前是不是窑子里的骚娘们!
林尧吃痛,呻吟一声,变幻不定的目光渐渐找到了准头,好像认出了阿生,也意识到了现在的情况。他反应倒挺快,一只手遮档着羞处,挣扎着就要朝后躲。阿生直接把人掀翻在床,居高临下地看着。你你你干嘛?林尧慌了,阿生又一笑。不干嘛,你点的火,现在爷要玩你。
说着就摸上了林尧裤裆,那地方常年被马鞍磨着,磨出一层硬皮,手感不佳,阿生直接跳过了这部分,直击重点,一把拽住了林尧的那根东西。粗糙带茧的手指在尖端刮过,连碾带磨,林尧从来没被这么粗鲁的玩过,偏偏阿生手法娴熟,撩得他整个腰身都软了。放开!林尧现在算是清醒一半了,知道害臊,蜷起膝盖扭身冲墙,想藏起来。这哪藏得住,阿生蛮横地扳过后者的肩膀,一手硬是插进那人两腿中间,用力掰开,把人固定好了,又开始变着花样蹂躏林尧的命根子。
林尧苦苦挣扎,四处躲闪,可惜床实在小得可怜,他又躺在靠墙的那侧,怎么都躲不过那双恶劣的大手。他实在臊得慌,浑身上下红得像煮熟的虾米,出了一身汗,蹭的身下床单都湿漉漉的,拧成了麻花。林尧从来不知道被人干这种事能爽成这样的,在阿生的摧残之下没过多久就弃甲投戈,自己挺着身子往阿生手里送,扭腰晃臀,爽得忘乎所以。真够骚的。阿生恶趣味地说。林尧爆了一连串粗口,把阿生祖孙三代都给问候了个遍,反而逗得身上人不住地笑。
终于,在林尧骂到阿生的曾曾曾孙的时候,突然气息一窒,腰身抽搐,紧接着一声自暴自弃的闷哼,白浊溅了阿生一手。狗日的!臭要饭的!这是林尧喘着粗气骂出来的最后一句话,然后用被子蒙住头,再也不出来了。阿生早被他撩得不行,自己裤裆处鼓得满满当当的,但现在不能玩过火,只能想别的办法了。长长地呼出一口气,他把林尧的手捞过来扶在自己命根子上,林尧在被子里一哆嗦,还是不肯出来见人,也不抽回手,结果就这么稀里糊涂的,让别人操控着,帮阿生撸射了。
林尧都不知道自己后来是怎么睡着的。
往后好几天林尧都没跟阿生说上几句话,见面就动手,又打不过,后来看见二黑都冷着脸,有一次还气鼓鼓地去拔二黑的毛,被二黑抓了两道口子才作罢。林尧气归气,饭照吃,吃得还不少,都给养壮了,虽然连只鸟都打不过,但凭着一身旧伤,在家里还是个被伺候的主。用他的话说,这那叫花子趁人之危,没安好心。阿生觉得冤枉极了,有天直接对林尧说,你爽到了我也爽到了,不挺好么,大男人婆婆妈妈的像什么话。林尧跟吞了蟑螂似的,脸涨得通红,他说那叫爽吗,有你这种爽的吗,话说你他妈是不是个兔儿啊没事拿别人那东西玩。阿生一下就被这小子咋咋呼呼的表情逗乐了,他说我们那岛上没几个女人,大老爷们互相解决一下没啥大不了的,你们军营有时候不也这么搞么,别说你们天天都出去干骚娘们。林尧就被他堵住了,仔细想想好像真没什么大事,在闹下去显得自己有病了。
但老觉得咽不下这口气。
茅屋旁边就是一口井,夹在两堵墙之间,形成一个恰到好处的死角。在午后最闷热的时候阿生习惯去井边沐浴,纵使很远的地方飘来一股呛人的腐臭味,阿生依旧漫不经心地舀着水,他思考了一会儿林尧的问题,始终觉得这个问题非常模糊,不如不去想它。又一瓢水泼在裸身上,水珠顺着肌肉滑落,衬得他两肩青灰色的刺青愈发狰狞起来。阿生刚要抬手把头发揉顺,就听见一阵脚步声传来,人未至声先到,紧接着就是一句:要饭的,你他妈——
话没说完,林尧一闪身进了这死角,阿生一丝不挂地对着他,及肩长发还在往下滴水,满身腱子肉,明晃晃地刺激着前者的眼球。林尧差点被口水梗死,当场就呛着咳嗽不止。我妈怎么了?阿生满脸淡定,林尧先前的气势消了大半,目光游移不定不知道往哪放,没敢和阿生对视,更不敢看别的部位,最后只能盯着阿生的鼻子。你他妈……你他妈怎么脱光了!
洗澡呗。阿生笑,继续往身上泼水,手还在下面鼓捣了两下。来一起?
林尧当场就想入非非,吓得一哆嗦,死命摇头。
你找我不是说这个吧?
不是!林尧炸毛,脸上表情跟翻书似的变了几种,愤怒羞臊急躁换来换去,五颜六色的,可好看了。我是要说,你他妈——卧槽!被你打岔我都忘了我要说什么了!
然后气冲冲地转身回了屋子,留下阿生一人在井边笑得快断了气。
等阿生洗完,林尧自己蹲在屋子里,窝在窗前用手掌搭着前额偷瞄外面的河水,另一只手抱着二黑,二黑被他体温捂得舒服,连动都懒得动。阿生放轻脚步溜过去,往人肩上重重一拍,林尧嗷了一嗓子,直接把二黑扔了,扭身就是一拳,看见来的人是阿生都没收手。两人硬是过了好几招,丐帮的拳脚功夫真不是盖的,林尧空着手打,没多久就落了下风,最后被阿生擒着喉咙往墙上一顶,立马认输了。
我没带枪,这次不算!
呦,还想跟我动真格啊?
林尧揉着被捏疼的喉咙,皮肤上都能摸出几道凹凸不平的指印,真不知道要是阿生下了狠手,自己脑袋会不会被拧掉。动真格就动真格。林尧小声嘟囔着,嘴上还是不肯服输。老子拿上枪,你这样的还不抡死十个八个的。
阿生懒得跟他争,扬起手,二黑落到他臂上撒娇,眼珠滴溜溜瞅着林尧,一脸鄙夷。
唉,要饭的,我跟你说,我真后悔跑回来。林尧突然长叹一声,坐下来,眼神时不时瞟着窗外。都是入了天策府,上过战场的人,居然还要我娘护着我,替我送死。
你就是个没断奶狗崽子,我早发现了。阿生下了个定论,把二黑放回柜子上,站在林尧身侧,薅了一把狗毛。见林尧没什么反抗,阿生的大手就一直在他脑袋上,把那些黑里透红的头发揉得乱七八糟。你又楞又傻,还一天找人撒娇。
你行行好,少损我两句会死啊。林尧不乐意了。还有,我找谁撒娇了我!
阿生的嘴角浮现出一丝暖昧的微笑,手上玩着,没答话。
远远地又传来瞎子老头咳嗽的声音,林尧把背挺直了,盘腿坐在棉被上,用指尖拔着下巴上的胡子茬,这样静默了很长时间,阿生听见林尧说了一句话。他妈的,我真不甘心。林尧把指头攥得很紧。刚才我闻到一股子狼牙杂种的味儿了,找你就是说这个。
你说,他们又到这村找你了?
军爷我的脑袋值五十两呢。阿生冷笑。就那死老头子,你听见没,没准又是他去告的密!
外面的咳嗽依旧一声接一声,源源不断。
那你想怎么着。阿生不动声色地注视着林尧,他的手指不乱刨了,仔细地将林尧的头发朝两侧分,梳得顺顺溜溜的,随手扯了根绳子在他脑袋后面绑了个马尾。阿生第一次帮人梳头发,左右看了看,还挺像回事。林尧没有反应,烦死人了,他说。我该走了,不然迟早被他们抓了去。
你是该走了。阿生拍拍手,在林尧旁边坐下了。问题是你怎么走?阿生问。他的弟兄们早就走了,怕和总舵失了联系才把阿生一个人留守这里,可线人已经很久没找上阿生了,不然他还能想点办法把林尧弄出去。
林尧一时没答话,先走到窗子面前听了听外面的动静。记得一开始我躲的那个墓坑么。他说。我想来想去,只有那里安全,我再去里面避几天,要是有机会我就跑出去。等跑远了我再自己想办法吧。
阿生盘起双腿靠在墙上,双手摁住了膝盖。我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他回答。很早以前我打听到天策有一小支部队路过这一带,现在不知道还在不在,你要是找着了,就算你命大逃过一劫。
林尧搔着后脑,嘿嘿笑两声,看起来也是心里没底。记得没事给我送点吃的啊。他说。呆在那里面,见不得光,难熬得很,我算是体验过死人的感觉了。太难受。
阿生望着他,没答话,眼神有点复杂。倒是林尧,想着想着就不知道想哪儿去了,又开始絮叨。哎,就算哪天我死干净了,埋里面了,你也得给我烧香啊,不然太冷清了,我晚上要出来找你的。
阿生就知道这傻小子开始胡思乱想了,狠狠地敲在对方后脑勺上,把人敲一趔趄,差点从床上摔下去。你想得美,老子自己都顾不得了,还得给你送饭?还烧香!做你的大头梦!
林尧傻笑起来,故意摆出一脸谄媚。叫花子兄啊,帮帮忙吧,你把自己埋土里试试?真不是人待得地方。你看我之前不就熬不住找你这觅食来了么。你尽管放心,不出七天,我肯定能溜掉,别小看军爷我,不就是避开几个狼牙崽子么,爷一个就能揍死十几个的,跟玩儿一样!
阿生光在乎前半句了。我就说那天你这猪脑子怎么会想起来躲灶台,你也不怕我把你煮了。
你不也没煮嘛。林尧试探着挨近阿生,手伸过去搓着他的肩胛,忽然怀着一种歉意注视着对方,他说抱歉啊,给你惹这么多事。你呢,你跟不跟我走。
阿生无奈地摊了摊手。我是想走,但要务在身,算了。
那叫花子兄,改日一定好好报答你!林尧抱拳,深深作了个揖,阿生笑了,拍拍那人的肩膀。说这些干嘛,怪恶心的,还有你他妈能不叫我叫花子么!
林尧哈哈一笑,说不叫叫花子叫什么啊,叫臭要饭的?阿生听着就冒火,把人摁着一顿打,打得那人不停地讨饶。说大哥我不敢了,大哥我晚上还得跑路呢,你下回再打成不。
那你给我记住了。阿生用指尖点着林尧的鼻子,你欠我一顿打,迟早找你要回来。
当天深夜林尧就走了,次日阿生去给他送饭的时候,在那乱葬岗闻到一股更浓的腐尸臭味。他忽然打从心底里佩服起这小子来,先不提人聪不聪明,勇气倒不是一般人可以比的。他把碗放在墓碑下面,隔天再来收的时候,已经空了。他走远了,抬起头来,视线尽头总有些影影绰绰的人影在晃动,阿生猜想这就是来找林尧的人,他弄不清楚也最好别去弄清楚。阿生佝偻着身子,一瘸一拐地穿过土路往回走,猛然听见一记刺耳的声音在耳边作响。扭头一看,是几个人在用长矛捅墙角的草堆。林尧要蠢成猪了才躲那里面。阿生想,回过神来,冷不丁又看见那瞎眼老头脸冲着自己的方向嘿嘿地笑。
这天夜里阿生放走二黑,刚刚睡下,听见外面有人在咚咚地砸门。阿生觉着不妙,看见茅屋外面站了一群人,他套上斗篷,眯着眼在黑暗中看了半天,才发现又是那瞎眼老头在把人往这边引。为首的那个一脚踢在阿生肚子上,领着人把狭窄的茅屋整个占满了。阿生没还手,装模作样地捂着肚子在地上打滚哀嚎,没人理他,一伙人把茅屋搜了个遍,连外面那口井都没放过,最后一无所获。狼牙把瞎眼老头堵在外边了,阿生听见无穷无尽的咒骂和殴打声中裹挟着几声微不可闻的求饶声,后来又进来两人把阿生揍了一顿,阿生蜷在墙角忍得无比痛苦,直到有人掰断了桌脚狠狠敲在阿生头上,又啐了一口,世界才清静了。
阿生站起来,捂着头顶摇晃了几步。狗日的林尧。他暗骂,指缝间有些鲜血流下来。要不是老子耐打,为了护你这狗东西,差点连命都丢了。
后来天就亮了,瞎眼老头那新鲜的尸体也漂在了河面上。阿生看都没多看一眼,一直忍到入夜才去给林尧送饭。奇怪的是路上没有一个人影,静悄悄的,像是所有活人都死光了。墓碑还是好好地立在那里,一股刺鼻的腥味却让阿生整个后脑勺都发了麻。他心想着不会吧,不会这么倒霉吧,把土刨开,看到一双脚,还穿着林尧那双鞋。再往外拖,一套灰色的衣服出现在面前,还是阿生给他找来那件,林尧之前还嫌丑,死活不穿,后来还不是穿着走人了。再拖出一截,整个人都出来了,一模一样的身材,腰牌没了,脑袋也没了,就一个无头尸横在眼前。阿生如雷击顶,一屁股坐下去,竭力支撑的精神在瞬间坍塌成碎砖残瓦,风一吹就变成齑粉了。
这天晚上村里很多的活人都听见了乱葬岗里的敲击声,他们不知道阿生直接从别的坟里拖出来一口薄皮棺材,捡来的石头半天使不上劲,他直接徒手抠出钉子,两只手都割得血肉模糊也没在乎。里面的尸首被他扔出去,他把林尧的无头尸放进去,葬了。那响彻一整晚的敲击声,是阿生拿着块石头,盖棺钉棺。你说这狗崽子说话怎么这么准呢。阿生每敲一下就骂一句,骂着骂着就难过极了。说死里面了,就真死里面了。说好的不出七天就能溜掉呢,我就知道你是个不争气的窝囊废!
二黑飞在天上觉得不对劲,落下来,发现主人脸都黑了,一身恐怖的杀气。这废物的脑袋八成挂城墙上了。阿生自言自语,手里没有香,他把私藏的一整壶酒都浇上了林尧的坟头。妈的,最后还得我去帮他抢回来。
是一伙狼牙兵捧走了那五十两,让镇上人看得眼馋不已。他们长久地在谈论林尧的死,最后一致判断林尧是被就地处决的,而且死之前还挨了无数刀,跟凌迟似的,不然他那颗脑袋怎么会如此狰狞。林尧的脑袋就悬在城门口,被刀划得不成人样,与其说是人脑袋,不如说是一整块刚炖熟的猪头肉。他的腰牌挂在他的耳朵上,看上去无比滑稽,不知道是谁的杰作。风一吹那腰牌就晃来荡去,碰在墙上铛铛响个不停。阿生赶到镇上时,茫然地抬头望着,镇上人打量着这个古怪的瘸子,看他在林尧的脑袋下面一瘸一拐地转了几个圈,突然气冲冲地踢飞了一块石头,就转身走了。
第二天那颗脑袋还挂在原处,但腰牌不见了,有目击者称他看到了一只黑色的乌鸦,是乌鸦把腰牌叼走了。人们纷纷表示怀疑,说腰牌肯定是被风刮到河里去了,管他呢,又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
说到阿生,阿生最后也没去抢那颗脑袋,那对他已经毫无意义了。他也没回村,消息还是送不出去,二黑在空中转了很久,始终找不到哪里有同门的弟兄。他一个人漫无目的地四处闲逛,路上遇到流民就帮一把,遇到零散的狼牙就偷偷摸摸杀上一个,然后跑路。如果听到天策军的消息,就溜达过去看看。有时候阿生边呷酒边揉着二黑的羽毛,忽然回忆起林尧的事情,眼瞳之中流露出深深的怅惘之情。一个飘着微雨的早晨,阿生远远看见一个天策营地,突然站住了,专注地凝视着营地外面的河畔,那里有一个身着戎装的人专注地割着马草,头发在阳光下特别亮,乌漆墨黑里甚至泛出极深的红色来。他走过去,拎着那个腰牌扔在地上。你们天策府的东西,拿去。
那人抬起头来,一脸的不可思议。他发簪上挂着个红色毛团,随着动作晃晃悠悠的,看上去颇为滑稽。
怎么,不要啊。阿生冷哼一句,二黑停在他肩上,傲慢地扇着翅膀。
要,当然要。那人把腰牌捡起来,郑重其事地收进怀里。这位义士,不知还有什么——
话没说完,阿生一拳把人揍趴下了。
臭要饭的你听我解释啊!林尧躲闪不及,好不容易爬起来想逃,被人揪住后领摔在地上,然后往死里打。数不清的拳头落下来,林尧刚开始还顾得上还手,厮打了一阵就扛不住了,转瞬就被揍得满地找牙。阿生下手够狠的,劈头盖脸的一顿猛抽,不出半晌,林尧只剩下喊救命的功夫了。
你那颗猪头肉炖的挺好看啊?我他妈差点冒着生命危险给你抢回来埋坟里了!阿生骂道,林尧眼冒金星,总算是找到了一个插话的机会。臭要饭的你也不想想,那种时候他们不找着我能罢休么!我想我有个腰牌在那里,他们肯定当宝贝抢回去献宝,谁管那张脸看不看得清啊!
阿生听完差点背过气去,扫视着林尧青肿的脸,脸色黑得可怕。叫花子兄!叫花子兄!大哥啊!林尧哀嚎不断,不是我不通知你,我自己都顾不过来啊!等我找到营地,我就想去找你了,但是你不在那村了,天下这么大快地方,你叫我上哪寻你去!
阿生不搭腔,脸色也没变,其实他被林尧这苦逼表情逗得,气了一阵就消了,剩下的,估计只剩下报复心了。林尧见这人还是这副表情,胆子又小了一圈。突然阿生冷笑一声,说,我平日里最恨骗我的人。
那你要怎么着,要杀要剐你给个痛快的。林尧把自己残存的骨气找出来,梗着脖子和阿生叫板。阿生看着他脑袋上那个颤颤巍巍的毛团,特别想笑,强忍住了。手里突然捞出一把寒光凛凛的匕首,林尧大吃一惊,因为阿生用那匕首抵着自己的裤裆了。
你还敢骗我?阿生问,二黑停在翻倒的马草筐上,颇为配合地长鸣了一声。
林尧几乎吓呆了,最后的骨气瞬间被消耗干净。谁不知道我一向心狠手辣,别说是你,就是天王老子把我惹怒了,都得挨罚。
林尧心想这没听说过啊!但那匕首贴着自己命根子,他只敢摇头,话都说不出来了。
你还欠我一顿打,这个是不是得算上?阿生轻轻拉动匕首,林尧感受到刀锋的冷硬,忙不迭地点头。
你害我无家可归,和弟兄们断了联系,你是不是得管我吃住?
林尧觉得有哪里不对,但是又不敢不点头。
你认我当大哥,是不是以后得当我小弟,听我指使?
林尧想摇头,但感觉胯下那匕首动了一下,瞬间又变成点头了。
乖。阿生愉悦一笑,心情松弛多了,把人放在地上。林尧这才嚎叫着扑上来报仇,我操你!他用拳头捶着阿生的前胸的刺青,这是什么世道?!我操死你全家!
要操也是我操你!阿生哈哈大笑,任由那小子拳打脚踢。最终营地里其他人制止了这场混乱,两人鼻青脸肿地跟回去,没过多久,营里纷纷传开了,说林尧那个臭小子他哥来找他了,他哥还带了一壶好酒,可真他妈的好喝,还有只乌鸡,老啄人,谁都逮不着,不然炖起来绝对美味。林尧一直支支吾吾地没敢说实话,他真想说那人不是他哥,那人要用匕首割他命根子他才说那是他哥的。但是没人注意到林尧五颜六色的表情,他们纷纷去找阿生,询问他买酒的地方了。
再后来,附近的流民看见了这支队伍,队里有个年轻人,穿着和别人一样的军装,发簪上挂了个毛团,骑马走在队伍里,似乎非常不起眼。还有个赤着上半身的汉子,吊儿郎当地躺在装粮草的牛车里,一面喝酒,一面发呆看天上的云彩。他们走了很远的路,又要准备打仗了。这世道,老天保佑。流民们不住地想。可千万要打赢啊。

END
显示全部...
欢乐、搞笑、GOOD ENDING等 甜蜜蜜的 想要18N但却失败的 褒义,赞到说不出话,只好觉得很烦 我的作品很萌啊~很萌~ 原作角色形象崩坏

作品预览

出品社团

参加展会

吐槽板

#1 - 2013-10-27 22:26
(诶嘿嘿)
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坐等预定
#1-1 - 2013-10-27 22:55
神蠢与神烦
沙发啦!!!谢谢支持2333~
#2 - 2013-10-28 00:11
((ω`)不倒霉)
wwwwww!!!等预定!!!!
#2-1 - 2013-10-28 18:03
神蠢与神烦
嗯嗯~感谢支持233~
#3 - 2013-10-28 13:42
求淘宝
#3-1 - 2013-10-28 18:03
神蠢与神烦
淘宝预售地址11月9号晚八点放出哦~
#4 - 2013-10-28 16:37
(陪你走过最美的年华。)
好期待!可以预定场取么QAQ
#4-1 - 2013-10-28 18:04
神蠢与神烦
也要通过淘宝预售链接,可备注场取,联系店主改运费即可!
#5 - 2013-10-30 15:12
(封面设计、logo设计,排版,印刷)
大大!同人本印刷、周边制作,我们都可以很专业地帮忙搞定呦(本子可以提供排版和单本试印)~还有帝都各展会寄售、网上各地通贩、宣传~QQ:962799653,TEL:13693659936(来敲我吧~~~
#6 - 2013-10-30 21:03
(战死沙场)
这几天我一定要天天看着微薄。。。真是忙碌的丰收季。
#6-1 - 2013-11-5 20:25
神蠢与神烦
哈哈~谢谢支持白薇组!
#7 - 2013-11-4 18:32
(萌物wwww)
好赞u 一直在看白小埃大大的鱼丝早与雷不哀系列,坐等开售!
#7-1 - 2013-11-5 20:26
神蠢与神烦
噗~小白那货的债好多……慢慢撸~
#8 - 2013-11-4 20:29
(为了基三本子而来)
我是微博的颜路在上QAQ 白大大现在能预定CP13现场版么QAQ 关注大大你的摊位QAQ 嘤嘤嘤
#8-1 - 2013-11-5 20:26
神蠢与神烦
cp13能赶得上的话会去哒~但是白薇组两位应该不在现场啦!
#8-2 - 2013-11-22 17:34
朱武
沈纯然 说: cp13能赶得上的话会去哒~但是白薇组两位应该不在现场啦!
哭泣了QAQ
#9 - 2013-11-20 21:14
同求预定XDDDDDDDDDDDDDDDDDDDDDDD
#9-1 - 2013-11-23 18:19
神蠢与神烦
可以购买了已经~
#10 - 2013-12-12 18:28
(举手)请问RG的话是寄卖在哪一摊?
#10-1 - 2014-1-7 19:28
神蠢与神烦
很早就完售啦!不好意思!
#11 - 2013-12-29 00:17
(滚来滚去滚来滚去~~~)
求问这个囧神是不是没有场贩了?
#11-1 - 2014-1-7 19:28
神蠢与神烦
很早就完售啦!不好意思!!
#12 - 2014-3-25 10:31
小伙伴们,五一长假宅在家里?太无聊了吧!快来加入我们“2014第四届中国(天津)魔力游戏动漫节”吧!这里有动漫、Cosplay、游戏、各种丰富内容,绝对是你不二的选择。我们首次推出官方寄售,不要发愁你的作品默默无闻啦,我们拥有强大的基友军团~~快来寄售吧~负责人小舞:QQ:418270648  电话:15022014229!魔力游戏动漫节2014.5.1-5.3~天津市滨海国际会展中心,,不要错过精彩,期待与你相遇!
#13 - 2014-5-26 18:39
(成了拉摊的了哭哭~)
你好,打扰了,这边是成都剑网3ONLY的宣传君~将于6月22日在成都SM广场多功

能厅举办~~欢迎太太来直参或寄卖~~
展会提供直参摊位、委托直参和寄卖服务
微博:http://weibo.com/u/2470496893
天窗:http://doujin.bgm.tv/event/1521                          
申请摊位或寄卖可联系工作人员:                                         

   
摊位:花鼓铃铛85146017,香瓜阿天天2444985499
寄卖和委托直参:千猫 395426782,何生枷鎖276781230      
(同时四剑奇缘同人展——包括仙剑、古剑、轩辕剑、剑网3等古风作品的展会

也在同时招摊哦,太太可以先加工作人员询问)
【为避免造成混乱,每位摊主只能联系一位工作人员,如无疑问请直接按摊位分

类的要求格式将报名表发送至审核邮箱即可:cdjsonlysh@qq.com 】
四剑奇缘天窗:http://doujin.bgm.tv/event/316
#14 - 2014-6-26 16:35
亲爱滴作者大大~~累猴啊(你好啊^_^),这里是帝都囧囧有神同

人展的囧娘(飞眼儿~MUA=3=)~我们看到您创作的****同人作品

,灰常稀饭呢!(星星眼+扒门框)期待您来参加7月13日的帝都

囧神三剑专场《PS:解释一下三剑分别是 仙剑奇侠传and古剑奇

谭and剑网叁》~本次专场还设置了同人区免费摊位(擦口水ing~

)免费的哟*免费的哟*免费的哟(重要的事情要说三遍才可以呢

OTZ)~不知道您有没有兴趣呢~(有的呢吧,呐,呐,一定有的呢

吧QAQ)?详情欢迎戳(大力点o(≧v≦)o~~大力点)QQ:

2401626167
#15 - 2014-8-8 15:11
(招画手)
主催大大你好^^这里古都同人社团真万事屋,请问可以把这个本子让我们放在古都十月漫展---逃跑计划上寄卖吗?  有意向可以戳我们的肥鹅584254653,再商谈具体~~
#16 - 2015-4-9 15:46
(目童工作室)
魔都CCG MAX海报征集即将接近尾声。感兴趣的小伙伴们可要抓紧咯。

同人摊位火热招募中,有兴趣可以戳→→→【上海CCG-MAX摊主群】:http://jq.qq.com/?_wv=1027&k=WYMG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