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欢迎![登录] [注册]
2022年8月18日, 共有条目386569条。

今年就吃烤年糕


2011-11-17 17:13 /
在一切开始之前我先讲一个经典案例,可能很多人都听过了:

《比尔·盖茨的女婿》

在一个聚会中,杰克走向比尔·盖茨

杰克:我来帮你女儿介绍个好丈夫……

比尔:我女儿还没想嫁人呢……

杰克:但我说的这年轻人可是世界银行的副总裁喔!

比尔:哇!那这样的话……

接着,杰克去见世界银行的总裁

杰克:我想介绍一位年轻人来当贵行的副总……

总裁:我们已经有很多位副总裁,够多了……

杰克:但我说的这年轻人可是比尔盖茨的女婿喔!

总裁:哇!那这样的话……

最后,杰克的儿子娶了比尔·盖茨的女儿,又当上世界银行的副总。



现在我们就遇到一位活用这个案例,骗到各种头衔的少年,年糕伯爵同学。

在这里我只简单说下我这边的情况。

(其实我早就想写了!!!!TM公司年底不要太忙!!!!吐糟都没时间!!!!!)



简单来说就是当年天窗跟Bangumi谈合作的时候,年糕跟我们表示他是Sai的好基友,关系好到滚床单,经常一起吃饭还一起住过。我们基于“老鹰的朋友不会是小鸡”原理信了他,相信他与Sai一样是个靠谱的程序宅,毕竟能作为Bangumi创始人之一我们认为他应该是有两把刷子的。在Bangumi里年糕也是异常活跃,存在感很强,而其他的程序员则很低调,这一点我们虽然觉得奇怪,但也只是理解为个性关系而没有怀疑。

我跟猫鱼,对bangumi并没有私人的兴趣。只谈工作的话,个人说话行事风格并不在我们的探究范围里,而我们与bangumi的Sai之间事务进行很顺利。一个团队里有几个性格不同的人也是很正常的事,我们也就没有怀疑,也没去特意求证。

年糕伯爵通过bangumi的头衔跟猫鱼聊过几次之后就在别人面前又号称跟猫鱼很熟,并逐渐开始声称得到了猫鱼的授权或是图是猫鱼亲自改的。大家似乎都认为他真的跟猫鱼很熟,又再次相信了他,没有特意与猫鱼求证。且年糕伯爵确实跟猫鱼聊过几次,于是更加容易给人造成错觉。虽然每当被人问到:“听说你跟年糕伯爵很熟?”的时候我们都坚决否定,但问题是,来问的人只是极少数。

后来Bangumi与天窗联姻之后,年糕顺理成章的挂上了联合创始人的称号,而我跟猫鱼并不了解年糕跟Sai之间的关系到底亲密成了什么样子,也不知道天窗的代码里到底有没有年糕写的(我们对于程序代码是谁写的也不关心,能用就好)。

到后来年糕擅自以天窗联盟的名义参展,我骂了他一顿,年糕说他只是想给大家做宣传,显得十分委屈,我还窝心了一下。即使如此,年糕后来跟我商量以天窗的名义去ADSL寄卖,我让他在寄卖之前先想清楚作者的本子要如何寄来,寄来之后如果有缺损要如何处理,缺损的部分要以什么方案退书或继续贩卖,造成的损失要谁来承担,让他回去给我份方案再来跟我谈。年糕当时就表示“这么麻烦啊”这事就不了了之。幸好当时咬死了没同意,不然还不知有多少作者会因此而损失,天窗联盟的名誉也会砸在里面。

结果现在ADSL的主办找我们说年糕以天窗联盟xBangumi的联合创始人身份跟ADSL谈协办,虽然年糕答应的事一件都没做到,不过他拿天窗的名义去乱搞,这个事实是无误的。

我和猫鱼对bangumi的内部成员结构不熟也没啥兴趣,没必要主动去验证他们的关系,两边都是低调的人,也不喜欢去攀熟。有事就谈事做事,没事也不会闲聊,所以关系一直也算不上亲密。正是这一点被年糕伯爵利用了。

后来的证据都显示,年糕伯爵的惯用手法即是在A面前号称跟B很熟,或是干脆生声称是某企业、某团队的重要成员,A通常都会被年糕的大话唬住,而年糕声称很熟的人,又通常是一般人难以接近的对象(管理高层、或是大企业的内部开发团队比如迅雷、UC、苹果)。之后年糕又会在C面前声称跟A很熟,在D面前声称跟ABC都很熟。如此一来他的名号就越来越大,称号越来越长,骗过的人遍布同人圈、翻唱圈。

我们都不是比尔·盖茨,所以这手法在我们这里使用得又简单,又灵巧,让大家都上了当。

很多人都知道有阵子网络环境动荡,天窗联盟流离失所,到处搬家。当时查的严,天窗流量大又有交互性,一直找不到可以安家的空间,导致停运了好一阵子。

那时候就有个bangumi的管理人过来说可以把天窗放到bangumi的空间去,也提到合并的事。我当时对bangumi实在不熟,一个人都不认识,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就听猫鱼说,他认识的两个人,一个人是个非常靠谱的程序员Sai,另一个也是程序员、bangumi创始人之一的年糕同学,舅舅在网监局工作,可以提供那里的主机。

网监局是神马?当时听了一耳朵也没去查,总觉得好像挺了不起。而且证据是bangumi的主机就放在那里运行的好好的,好像挺靠谱。

但是我吧,对这种靠关系的,尤其还是靠“舅舅”一类的关系,去蹭别人家的东西,打从心底觉得靠不住。要分析能分析出一堆理由来,总之就是觉得不行,不太好,于是就拒绝了。

因为猫鱼跟bangumi的人处的很好(但我当时也不知道到底是哪些人),为这事还跟我吵了好几架,说我不相信她的朋友。

她的感受我理解,而且她认为bangumi就放在年糕的机房,这么久了,什么事也没有,速度也还行。但我觉得天窗这东西,本来就有点敏感,难保谁不听话上传点不和谐的,你还放在那种机房,虽说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但是万一查出来出事了怎么办?谁负责?

而且网监局的舅舅,到底是什么职位也说不清楚,权力到底多大也说不清楚,到时候出事了能不能保我们也不知道。想来想去我都觉得不合适,就咬死没松口。

后来又有一位好心人提供了别的空间,他们自己就是做动漫相关网站的,测试之后发现可以用,就搬了过去。天窗在那边稳定运行了很长时间,十分感谢他们。(虽然中间也出过几次问题,比如所有的图都变成了玫瑰花……)

不管怎么说,这么一闹,我对bangumi的心情就有点复杂,对合并也有点顾虑。

程序能力方面是没问题的,但是一提到那位有个舅舅在网监局的,我本能就觉得危险。而他们又都是bangumi的人,据说关系还很好,我就把bangumi整个划到了“靠关系”的人里头,一直持不信任态度。

好在天窗搬家之后也还算稳定,这事儿就搁置了下来。

安稳了一阵子之后我们的个人空间再次动荡,天窗那边则是log已经快要达到崩溃边缘,出现各种假死症状,我们联系了各路相识的程序员,也找了其他的程序,但都找不到更好的替代品。

焦头烂额之际bangumi的Sai再次提出将天窗合并过去的建议。不,正确来说,Sai和猫鱼一直都有在计划讨论这件事,只是我一直不松口,所以没实行。

这个时侯的情况已经容不得我再有什么推辞了,已经是悬崖边,要不就看着天窗一天一天的崩溃,要不就合并。跟Sai真正谈了几次,意外地发现其实我们的想法差不多,我担心的几个问题也都被Sai解决了,没有任何推脱的理由,于是正式开始谈合并。在整个合并的过程中,都没有那位舅舅在网监局的年糕同学的参与。

但同时,猫鱼的个人网站空间也出了问题,被空间商判断“瞬发连接过多,服务器遭到攻击”,二话不说就被停止了服务还没得调式,当时正值盗图风波的巅峰,我们这边又急于找个稳定空间放证据图,这个时侯年糕同学又冒了出来,再次搬出了网监局的舅舅和他的主机,并声称bangumi的图片服务器就在他的主机上。

这一次我们也动摇了。

我们将bangumi的管理人们,看成一个整体,因为跟任何一个个人都没有深入的接触和了解,只谈事务,所以会有这样的处理。Sai代表bangumi,Sai很靠谱,于是就让我们觉得bangumi是可以信任的。他的信任延续到了年糕身上,再加上年糕多次声明bangumi一直用他的服务器,我们也没有怀疑、也没有去跟sai再次取证(因为我们都认为他们很熟,就像我跟猫鱼很熟一样),这一次我们松了口,考虑到天窗毕竟也合并过去了,这个主机应该真的很靠得住吧,于是就把个人空间也搬了过去。

后来安装蛋蛋的时候,也就顺理成章的安装再了这个“很靠谱的”网监局的主机上。

而这一切正是噩梦的开始。

猫鱼那里有很多Gtalk的记录,可以充分显示,我们在年糕的空间上出的问题,几乎没有一件是年糕帮我们解决的。要不就是我们联络他,他没有声音最后我们自己google解决,要不就是他叫Sai来解决。但即使如此,我们还是以为“年糕很忙,总是找不到人”,“服务器在汕头,年糕本人在广州,太远了修起来很不方便”。

如果我们早一点有怀疑的话,早就可以看穿里面明显的漏洞!很多问题根本不用亲自跑机房去处理,远端操作就可以解决,但是年糕每次都要跑回去,只能说明年糕根本不会远端操作。

后来事发之后Sai给出的很多截图证据也显示,年糕根本不会配置服务器。

Egg的用户估计都会记得当时Egg访问很慢而且经常死住,我们每次都联络年糕帮忙解决,但大多不了了之。一直到最后彻底坏掉,年糕也是拖了很久,最后才说是那边只有一个暖水瓶大爷,把网线拔了,数据刻了张盘,然后机器就格了。

我们太傻了,一直到这个时侯都没有想到去调查一下这个所谓的网监局怎么不靠谱到这个程度!

一方面是寄人篱下。吃人嘴短,用人手短。我们一直都觉得挺麻烦年糕的,对各种奇怪症状也就没有起疑心。毕竟“网监局”这名字感觉上离我们太远了,而在网上又真的遇到过很多说不清道不明的事就那样不了了之,所以我们仍然只把力量集中在年糕身上,希望他尽快把备份给我们。

但是这中间年糕同学拖了有一个月左右,一直以各种理由无法传文件给我们。一时说在公司不能传,一时说在家不能传,一时说QQ空间不能续传,一时说马上要断网。我们也觉得他奇怪,但是每次能抓到他的时间太短太短了,根本来不及让我怀疑,也没办法跟他对峙。

到后来我们实在忍无可忍,话越说越狠,越说越不留情面,他才从汕头家里慢悠悠的寄来一张毫无保护的光盘,中途还写错地址退回了一次!现在想想,谁知道他是不是真的写错了,还是单纯只是在拖延。

搞到后来只给我们一个空空的损毁的数据库,Egg毁灭。

虽然又伤心又生气,也在吃烤肉的时候烤了好几次年糕,但毕竟还是先从我们自己身上找原因,并且在心里决定决不再相信任何没有客服的免费空间。一切还是得靠自己。

后来年糕邀请我们参加婚礼的时候,先是在我上班的时候拿全屏的婚纱照刷了我好几屏,我忍不住暴躁了又把他骂了一顿,隔天他才回了个对不起,后来邀请参加婚礼的时候,留言就已经是“很多人都说我骗人,如果你真的相信我,就把你的个人信息留言给我,我负责订机票和旅馆……”

怎么想我跟这人都没熟到能称得上朋友,而且天窗和Egg的事也让我别别扭扭,不过结婚是大喜事,让人家出机票旅馆就罢了,底下祝福一下就算数吧。

以为事情就这么过了。

结果有一天突然所有关于年糕的的症结一起爆发了,才发现我只是整件事里被连到到的受害者之一,还是损失很小的那批。年糕用比尔·盖茨女婿手法骗的人,绝不止我们这几个。

年糕事件专门网页:http://kamui520.com/233/

专门汇总的微薄:微博点这里

我刚看的时候被Iphone5和威廉王子的蛋糕给笑疯了,但一路看到后面,到年糕声称“猫鱼的网站没有损失,只是停站了几天”时,

老子要见他一次打一次,为Egger报仇。(# ゚Д゚) ムッ!

后来跟Bangumi的人对证的时候,有的人说年糕声称的是叔叔,有的说是舅舅,有的说是网监局,有的说是工信部,有的说:“两个版本我都听过……”,当然我们怀疑所有的都是假的。

Egg的毁灭,一方面是我们使用了中文文件名上传图片,造成了安全隐患,另一方面就是这个所谓网监局的主机,我们太相信他了,没有去查证主机的地址,没有去查证这个“网监局”是否真实存在,听信了一人之词,就把重要的数据放了过去,之后也没有及时备份。

看到后来很多人说,这人其实就是个典型的网络骗子,说的谎那么离谱,竟然有人信。

是啊,真的有人信了。比如我们。年糕假装是苹果的开发人员,还跟乔布斯老爹视频会议过,但乔布斯老爹的名言就是:“不要欺骗别人,你能骗到的都是相信你的人。”

这件事里被骗的人都有几个共同的特性:

1,做事并不为盈利。

我们天窗联盟也好,Bagumi也好,都是开发人员在业余时间做的以便利为优先、公益性的网站,不收费,不卖广告,不盈利。说真的从我们身上没有利益可图。我们不图别人,我们自己身上也没利益可给别人图。帮年糕的人,大多也都是“帮朋友”的心态,或是看他现在真的很需要帮忙(比如08漫展)的时候,自己丢钱进去帮忙把事情做好而已。粘土时也是,扯进来的几个人,谁也没说图着后面莫须有的分成,也不指望大卖,只想把东西做出来就成。这就给年糕很大的空子钻。

2,做事的几方互相不熟。

也并不是所有人都被骗,年糕的谎话扯得太大,也有人当场就跟年糕口中的当事人认识,正在聊天的,马上就戳破了年糕的谎言,但是通常这时候大家也只是觉得“又来了一个小白”,或者笑笑就过了。没造成什么损失,大家一般也不会主动去宣传遇到了骗子。结果不认识当事人的其他人,就还是会继续被骗。

3,被骗的大多是本身就低调、做事比较羞涩,不爱去主动勾搭的人。

我们也好,Bangumi也好,其他圈子被骗的朋友也好,都对自来熟没兴趣,但真正做事的时候,又需要互相联系,年糕就跳出来主动做中介,搞得好像跟所有人都很熟。而我们双方都照顾彼此的面子,即使觉得年糕很怪,也为了对方面子不敢随便戳破,怕造成彼此都尴尬的情形,于是就给了年糕更大的空子。

也多亏了年糕,现在我们跟Bangumi把话说开,很多以前的疑问都得到了解答,介怀的地方也都释然了,要不是有这么一出,我还以为Bangumi的做事风格全是年糕那个样儿呢!!

后来看到有人说,会去参加婚礼的人,也有贪图了免费机票和旅馆的人,随便就把自己的个人信息给了。

但实际上,去外地参加别人的婚礼,不仅要先安排自己的工作,要特地请假,还要准备礼金,有的人还特地提前手术日期,说都是贪小便宜,我觉得也太地图炮。

现在婚礼也黄了,粘土也没做成,Egg也被搞死了,年糕同学也被各个网站和媒体点名通报了,年末大戏不知道还会不会继续有转折。

但不管怎么说,年糕造成的损失,实打实的损失是回不来了。我们为了粘土熬得夜,13和猫鱼对着3D一个点一个点调模型,期待成品的心意,Egg大家的心血,我们珍贵的蛋蛋,全都是无法挽回的东西,用金钱无法替代的东西,买了一个大大的教训,和一个年末大笑话。

最后,


他喵的年糕,老子要见一次打一次,为Egger报仇。(# ゚Д゚) ムッ!
#1 - 2011-11-17 17:33
(无论何时都要笑容不断!)
他喵的年糕,老子要见一次打一次,为Egger报仇。(# ゚Д゚)
#2 - 2011-11-17 17:44
(+—(・◇・—)三)
爆烤年糕!!!!!(# ゚Д゚) ムッ!
#3 - 2011-11-17 17:44
拍拍~~,ayaki是好ayaki,好不好?(bgm38)
#4 - 2011-11-17 17:45
他喵的年糕,老子要见一次打一次,为AGM报仇。(# ゚Д゚)
#5 - 2011-11-17 17:48
(高橋美鈴)
鴨子大,你開砲我就跟下去!
#6 - 2011-11-17 17:49
(猫爪不捏一下吗?)
他喵的年糕,老子要见一次打一次,为Egger报仇。(# ゚Д゚) ムッ!
#7 - 2011-11-17 17:55
我承认,在我以为已经不会再看年糕贴的看笑的时候,舅舅那两个字又狠狠的戳爆了我的HHP
#8 - 2011-11-17 17:55
(零)
雖然我對年糕的印象就只有egg條漫裡的年糕可是...
他喵的年糕,老子要见一次打一次,为Egger报仇。(# ゚Д゚) ムッ!
#9 - 2011-11-17 17:57
(xxsuneV)
嗯,好复杂……
#10 - 2011-11-17 17:57
(約束の言葉 大好きな花 ポッケの宝物~? ...)
三次元好可怕⋯⋯還好Bangumi其他人都是好人⋯⋯
#10-1 - 2011-11-18 03:44
Dodo
+1
#11 - 2011-11-17 18:00
(……反社会算了)
他喵的年糕,老子要见一次打一次,为Egger报仇。(# ゚Д゚) ムッ! (虽然我不玩蛋蛋但是也……!!!!
#12 - 2011-11-17 18:00
(。。绘师。。应该算绘师吧。。)
。。。。。。。。。。。。。。。。。。。。。大概明白了  说真的我真是很期待黏土的一开始
#13 - 2011-11-17 18:06
(腩肉星人喵喵咪@@)
才知道居然連egg都是他搞爛的 不能忍 見一次打一次(╬⊙д⊙)
#14 - 2011-11-17 18:09
=。=   那話說回來 Sai是男的?=》“简单来说就是当年天窗跟Bangumi谈合作的时候,年糕跟我们表示他是Sai的好基友,关系好到滚床单,经常一起吃饭还一起住过。”
#14-1 - 2011-11-17 18:14
#14-2 - 2011-11-17 18:29
某川
fmfsaisai 说:
賽賽 球真相
#14-3 - 2011-11-17 18:40
fmfsaisai
羅克斯基 说: 賽賽 球真相
真相就是Sai是我一个人的!你们都不要抢。
#14-4 - 2011-11-17 18:52
某川
fmfsaisai 说: 真相就是Sai是我一个人的!你们都不要抢。
那這麼說來是ayaki本人沒見過Sai...才把她誤以為是男的...(bgm43)
#14-5 - 2011-11-17 21:51
咕咪
羅克斯基 说: 那這麼說來是ayaki本人沒見過Sai...才把她誤以為是男的...
她?!他!?
#15 - 2011-11-17 18:27
(H*ero)
虽然不是蛋er,但我今天吃的就是汤年糕!
#16 - 2011-11-17 18:32
可惜当时我刚听说Egg,去看了几次还没开始,就发现打不开了。想不到还有这些事。。
#17 - 2011-11-17 18:51
我快笑死啦XDDDD【够】
“烤肉的时候考年糕”OTLLLLLL【哈哈哈哈哈哈】
#18 - 2011-11-17 19:43
人生教育课。很有教育意义……阿宅太好骗了
#19 - 2011-11-17 19:48
(平行)
血泪史...一开始就想到开篇的故事...
#20 - 2011-11-17 19:54
(追いかけたままで 追い越され続け 未完成なままで ... ...)
真相教科书
烤肉时狠狠烤年糕OTLLLLLL+1
#21 - 2011-11-17 19:56
(8bit大悲咒和大悲咒的效果一样吗?)
听起来好可怕...
#22 - 2011-11-17 19:57
= =哎…………
#23 - 2011-11-17 20:09
(好无聊啊)
越想越可怕


舅舅233333
#24 - 2011-11-17 20:20
(我对于永远站不对热门CP的边的自己绝望了!!!! )
(搓手)我也好想打年糕,但我没理由啊……100块也退我了……
那么就为了自己被骗的耻辱揍他吧!!!
我明明跟sai和色肯还有猫鱼鸭子都认识居然都没对他那创始人的头衔产生过异议!见一次打一次。(# ゚Д゚) ムッ!
#25 - 2011-11-17 20:34
(修罗期mogmog)
他喵的年糕,老子要见一次打一次,为Egger报仇。(# ゚Д゚) ムッ!
(待会儿去把长相记清楚了省得打错(。
#25-1 - 2011-11-19 04:16
卡爾梅恩☆玫瑰爵士
(…被最末戳中HHP……
#26 - 2011-11-17 20:51
看了这篇我才忽然想起来之前在bangumi上传的图片全损失的那件事。。。
#27 - 2011-11-17 20:57
(全职中ヽ( o _ 〇 ) ノ)
蛋er表示必须诅咒此人。
#28 - 2011-11-17 21:52
(Ruby ❤ Sapphire)
哎~从新浪微博跳过来看才意外发现天窗好像比BGM还好看呢。。。
#29 - 2011-11-17 22:09
(诶嘿~)
他喵的年糕,老子要见一次打一次,为Egger报仇。(# ゚Д゚) ムッ!
#30 - 2011-11-18 08:05
所以说互相娇羞害死人……程序员都这么萌么
#31 - 2011-11-18 09:54
(爆裂吧现实!)
原来还有这么一出。。。
#32 - 2011-12-11 02:12
天哪……看完文章第一反应就是:年糕这个人物简直就是个双面间谍……但细细一想,还是觉得他确实只是用了开头笑话里的那种把戏,但是他确实很会利用,所以才能有这么长一串受骗事件(最开始是在AGM,然后貌似是换了个名字又开始……)。
网络奇葩确实不少,自大的有、自恋的有、自信自己伪科学是至高真理的有、到处宣传自己发明成果是如何被埋没的有……但就是没见过这样一个能挪转腾移在各种圈子里的骗子,至于他背后的女人,更是让人费解了。
但是我想这样骗子能招摇过市,和国民性还是有一点关系的吧,我们都喜欢息事宁人、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看到别人罹难也很少会在私下关心以外有任何活动的发起。当然我们做得已经比市井小民好太多,他们是对任何一切都有怀疑态度,这显然是不利于一个公民社会的建设的。然而在转型期的社会,西方奉为圭臬的“信任他人”的理念同以前的熟人社会“息事宁人”的态度结合在一起,往往会导致更加压抑的社会氛围,而吃亏的恰恰是我们这些不善于发出自己声音的人。(貌似LZ所说在媒体上报道年糕的“事迹”,我至今没有找到,现在这个事件貌似也只是在BGM和一些同人论坛为人当作谈资,至于光看A站、Bilibili站视频的宅们,估计也是一无所知的)
我想对于这样的人真的应该诉诸法律,尽管每个人的受骗都看上去有自己的疏忽,但因此宽恕骗子的恶行就是正当的吗?每个人都拿出自己的证据吧,更重要的是保留自己蒙受损失的证明,无论是截图、数据库CD、聊天记录还是什么,将来都可以作为呈堂证供啊。证人也是不少的,但有可能不会作证,这就需要一个统筹了……算在他名下的,至少可以有民事欺诈、过失侵权、诽谤、冒用他人或公司之名这几点了吧。他口口声声在群里说有本事就告他,这也未尝不可嘛。并且如果不给他点颜色看看,他也从来不会对造成的损失有任何悔过之心,更别提所谓的道歉了,以后不保再次易名卷土重来。
#32-1 - 2011-12-20 11:09
AYAKI
嗯你说的对,不过目前我们能告他的几个点现在都有些微妙。

本来b娘粘土收了预付款这件事是可以告商业欺诈的,但是最后关头年糕把预付款退还了。

冒用他人名义这个,其实没有造成实际上的经济损失(因为手法太拙劣),后果也仅仅是骗取了别人的信任,倒是没人真的给钱。

我们的网站数据库损毁这个,因为当时没有跟他签合同,只是委托帮忙的性质,所以损失也只能我们自承担。

他们结婚谎称酒店赔给他们4500万元的事,也轮不到我们去告,酒店方要是不打算追究我们也没办法。

说到底,年糕干的这些事,为人不齿,但认真追究起来,又不是什么大事,折腾这么久也没折腾出能称得上“事业”的事。

现在真正有在进行诉讼准备的是年糕指称别人盗用了他的2万块钱的那件事,但现在年糕又松口说自己没说过那事。要算是名誉损伤或是诽谤……这个的程度也比较微妙。

虽然干了很多可恶的事,但又都只是在滑稽可笑的程度,让人无法给他致命一击。
#32-2 - 2011-12-23 03:15
blanu
AYAKI 说: 嗯你说的对,不过目前我们能告他的几个点现在都有些微妙。

本来b娘粘土收了预付款这件事是可以告商业欺诈的,但是最后关头年糕把预付款退还了。

冒用他人名义这个,其实没有造成实际上的经济损失(因为手法太...
防火防盗防年糕……以后加强识人的眼力吧,这也算一个教训了,当然作为故事看看也是不错的。
天窗正在邀请内测之中,你可以 注册 后使用 邀请码 激活 或 使用Bangumi账户登陆

鲜花怒放

“带我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