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欢迎![登录] [注册]
2020年9月20日, 共有条目306215条。
  • 作者: 葛桥
  • 原作: BBC Sherlock
  • CP: 福华福无差
  • 语言: 繁体中文
  • 页数: 40
  • 尺寸: A5
  • 价格: 30
  • 发售日: 2014.5.17

谁收藏了荒山之夜(逆泳者系列2.5)?

全部收藏会员 (8) »
发售中

作品简介

2014/7/20 帝都SLO5
攤位號S10「一纸痴汉」


*SLO5 会带少量参场,场后会交给"无限制"淘宝通贩。感谢关注 : )

*内文试阅:请见下方貼文內容↓或见随缘连载:
http://www.mtslash.com/thread-128090-1-1.html
*有问题可敲作者葛桥的微博weibo.com/u/5189015686
======================
附上博客地址(需翻牆):hthttp://blog.yam.com/vinebridge/article/74647583
或台灣同人誌中心:hthttp://www.doujin.com.tw/books/info/15912

性質:BBC Sherlock 衍生小說 /
寫實半AU,但涉及影集第二季劇情(特別是S203)/
福華福無差,清水女性向 /
PG-13(有關於自毀意念的短暫討論)

與系列前作《逆泳者》《阿努比斯注視下》的關係:為逆泳者系列之#2.5,接續兩集前作 + 影集第二季結尾發生的事,但大致可獨立閱讀。


【新刊簡介】

你的眼神總能將我輕易開啟,
縱使我如手指般緊緊闔攏自己......


一九九二年盛夏,十六歲的夏洛克抵達了
埃及西部的「游泳者洞穴」,撒哈拉沙漠的最深處,
只為解開三年前那個從倫敦游泳池冒出來的時空旅人
留下的難題:
夏洛克‧福爾摩斯作為一個「人」存在的目的。

然而日換星移,這三年裡世界發生巨大的變遷,
讓兩人間的鴻溝顯得更加無從跨越,
直到不屬於這個時空的約翰,再度從天而降為止。

背負著「未來」謎樣傷痛的退役軍醫,
除了自己誰都無法相信的少年,
在這個脫離時間束縛的夜裡,
該如何趕在地平線彼端的沙漠風暴襲來之前,
沿著記憶的足跡,找回通往內心深處綠洲的途徑?


【引文 & 試閱】

「一九九二年的夏末,我曾經跟開羅當地結識的幾個同學一起沿尼羅河畔騎車旅行。原本我們只計畫要一路走到古代上埃及的邊界,大概到亞斯文再上去一點就差不多了,但其中有個同學拉赫談起他有個遠房叔叔,當時正在西部的達赫拉綠洲開小旅館,我們就決定改變行程,往大沙漠騎去。」

「……而我這次來這邊,其實最主要是想來找一件當年我留下的證據。」

「證據?什麼的證據?」約翰轉頭看他。

夏洛克微微一笑,笑容裡少見地帶了點苦澀:「證明我十三歲那年的記憶並不是妄想症發病的證據。當然,我一九九二年把它埋下去時,並不是為了這個目的。」

──逆泳者系列#2《阿努比斯注視下》



一九九二年七月二十四日
埃及,凱比爾高原



當巨響在身後炸開的那一刻,夏洛克正站在游泳者洞穴外,注視著岩壁往黃沙投下的深長陰影。

後來回想,他已經記不起當初他究竟在洞外幹什麼了。目測地平線上太陽逐漸西移的速度?條列今晚在此地紮營過夜的待辦事項?或者,他在琢磨單靠雙手在沙地上刨坑要花多久時間,為了某種只有他一個人明白的理由──?

六月二十三日,當拉赫在路克索終於聯絡上他在西部綠洲開旅館的叔叔,這群結伴騎車旅行的高中生私下商量了一陣,決定在參觀完這座中部大城近郊的神殿與帝王谷之後,便調轉車頭,直奔撒哈拉沙漠;隔兩天,夏洛克就給麥考夫寄了張明信片,表面上報告行程變更,實則希望暫時轉移麥考夫的注意力,別再拿大學的事煩他。

打從今年年初那通祝賀他十六歲生日的電話起,麥考夫就始終在找各種機會「循循善誘」,要他認真考慮明年秋天回英國讀大學。夏洛克曾經有意無意在餐桌上與父母提起這件事,而他們的父母反應也一如預料,非常具外交手腕地不對此表達任何意見,僅帶著極其淡漠的稱許告訴夏洛克:他們相信他有足夠的能力,一定會做出「對自己最好的決定。」

以他目前的成績與阿拉伯文的程度,夏洛克知道他要進開羅大學不會有什麼困難,也知道只要他有心想去,牛津大學以降的每個科學相關校系都會張開雙臂表示歡迎(他當然不會申請麥考夫的母校劍橋,他要真瘋了才會同意跟他的天才哥哥念同一所學校);就算不為了他本人,也會看在他身為外交官的雙親面子上。

去年夏天麥考夫以史無前例的優異成績從大學畢業,便迅速在白廳的內閣辦公室找到落腳之地,開始從基層幹起,極有耐心地一步步往權力頂峰邁進;而麥考夫想要的,麥考夫最終都會得到。夏洛克已經可以想像十五到二十年後,麥考夫拄著他與溫斯頓‧邱吉爾同型的可笑象牙柄黑雨傘,坐在他詭密幽深的辦公室與車窗半掩的黑頭轎車裡發號施令,將全英國與歐洲大陸盡踩在腳底。夏洛克跟麥考夫同樣清楚,任何形式的「頂峰」對他們兩兄弟來說,都只是時間的問題。

但對夏洛克而言,這一切都毫無意義。


如果時間倒推個三四年,也許他還會有足夠的天真願意屈尊開口向人求助,甚至帶著猶豫去找學校的老師或輔導員(哈!)多方聊聊,共同討論一名成績出色的英籍青少年「未來可能的前途發展」,甚至願意認真考慮他們的建議。

事實上,三年前他確實抓住那個人問了,也得到了回答。

「我是說,像你是個醫生,後來從軍做了軍醫,這兩個身分都很適合你……但像我這樣的人,長大之後能夠做什麼呢?去考警察?法醫?受雇成為私家偵探?我一直想不到我真正想做的事。雖然是有想過當化學家,但如果完全不能用到推理,那也很無趣……」

然而,這是三年後一九九二年的世界;柏林圍牆倒下了,蘇維埃聯邦共和國冰消瓦解,哈伯望遠鏡進入太空,南非曼德拉獲得釋放,瑪格麗特‧柴契爾辭去了首相職務(消息傳來的那晚,夏洛克的父母難得露出了比較情緒化的反應),而在波斯灣戰爭期間,當號稱「沙漠風暴」的軍事行動在伊拉克上空投下無數飛彈,那時仍身在劍橋的麥考夫不斷打長途電話給夏洛克,關切同是聯軍參戰國的埃及國內狀況。

而在整個世界都已變得難以辨認之際,那個人卻仍杳無音訊。

除了即將離開英國,以及剛到埃及的那段短暫時日,夏洛克寄回家「報平安」那幾張威脅恐嚇遠多於兄友弟恭的明信片(「我不在家,不准亂翻我以前的東西!」「之前約翰穿過的外套也不准丟!」)之外,他跟麥考夫從不談約翰。直到一個月前,從路克索寄出的那張沙漠風景明信片上,夏洛克才打破了自己多年來的靜默誓言,若無其事地在紙上告訴麥考夫:「你還記不記得有一次J.W.跟我們說他在沙漠打仗的事,說他全身上下每一個想得到的孔隙裡都是扎人的沙?我現在完全能體會了。」但縱使如此,他仍不期望對方除了裝作閃神沒看見之外,還會有什麼回答。

也許對麥考夫而言,無論是一九八九年夏天那個彆腳地自稱「約翰‧華勒斯醫生」的男人短暫而不可解釋的存在,還有當時仍在劍橋讀大學的麥考夫自己,竟然被說服暫時卸下防備,准許這個陌生人代他照顧獨居家中的幼弟,甚至在他週末回家探訪時,三人一起坐上餐桌吃約翰燒的飯,彷彿他們真是同一個家庭的成員一樣──諸此種種的記憶,除了被麥考夫視為他自己人格上至極軟弱的表現、應該秉持鐵的意志盡速刪除之外,沒有其他任何的可能。

依麥考夫的個性,一個真正以紀律宰制的生命裡,那些不科學的「要是」跟「如果」都不該出現,全都意謂著理性與邏輯的挫敗。一個真正有能力的人,不管是國家或個人的命運都該狠狠掌握在自己手裡,以最全面性的分析和最有效率的手段擠出最後一滴汁,不容許任何無聊的噪音干擾與無用的自我懷疑。

多半時候,夏洛克同意這種看法;但在那些格外軟弱的時刻,當夏洛克對約翰的印象逐漸模糊、失真,當他開始懷疑十三歲那年的記憶不過是妄想症發病的又一案例,卻無人能夠提出反證之際,他便不由得對麥考夫的緘默、麥考夫自以為是的保護、以至於麥考夫的整個存在,深深憎恨起來。

三年前,就在約翰消失得無影無蹤的前一晚,他曾盤腿坐在床邊,如此煞有其事地告訴夏洛克,而夏洛克也一度全心全意相信他:

「如果沒有適合你的職業,不如你自己發明一個吧。就當個,嗯,『諮詢偵探』如何?全倫敦、甚至全世界的警察跟偵探,若是碰到破不了的奇案,都要來找你諮詢懇談。你說怎麼樣?」

然而,這是三年後的一九九二年,整個世界已經完全不一樣了。


七月七日,夏洛克與拉赫一行人抵達西部五大綠洲之一的艾爾-哈嘉綠洲,隨即沿途遊覽沙漠風光,輾轉於各綠洲之間,直到五天前,他們終於抵達了位於達赫拉的小旅館。拉赫的叔叔盛情款待這群曬得發紅的高中生,並在夏洛克的執意要求下,駕車帶他們來到了與利比亞接鄰的凱比爾高原,「游泳者洞穴」的所在地。

大半年前,他偶然在旅遊雜誌上看到過這個洞穴的報導,即使印刷品質低劣,圖片裡岩壁上那些線條簡樸、以赭紅色色塊勾勒的上古野牛與游泳人像,不知為何仍緊緊攥住了夏洛克的心。雖然幾個月來他拚命收集手邊能找到的相關資料,卻沒想到有一天真能成行。

一萬年前,海洋與河川尚未離去時,撒哈拉的正中央曾有先民在此泅泳。

當夏洛克坐在越野車靠窗的位置,沿途用手指敲著不耐煩的旋律,他想的只是這一件事。

而稍早,當他的手掌懸在壁畫上方,與他魂牽夢縈的史前游泳者如此靠近,夏洛克才發現:大半年來充滿他內心、支持他一路撐過沙漠酷暑的殷殷期盼與執著,自始至終都給錯了對象。

岩壁上的游泳者們仍舊緘默,沒有絲毫意圖回答他的任何問題。

一小時前,當拉赫一行人驅車離開時,曾千叮囑萬交待要他不得跑遠,他們明天一大早就開車來原地接他。事實上,這次為了說服拉赫跟拉赫的叔叔讓他一個人獨自留下過夜,夏洛克很是費了番口舌,不管他祭出怎樣不可違逆的理由,提出他能夠照顧好自己的種種依據,叔姪倆仍是一臉質疑,其他幾位同行的朋友則是站著一旁圍觀,不願介入他們之間的爭執。

「孩子,你是大城市來的人,你懂得書跟實驗室,但你不懂沙漠。」拉赫的叔叔皺著眉勸他。這名面色黝黑、被長年沙漠艷陽曬得滿臉皺紋的中年男子,當他在叫夏洛克的名字時,「克」字的發音腔調格外濃重,卻有種來自不毛之地的溫熱關愛。

「這個季節雖然不算是風暴的盛行季,但在沙漠的夜晚,什麼都有可能發生。」

最後說服他們的,是夏洛克搬出了「這是我哥生前的遺願」這個理由──雖然麥考夫仍在倫敦辦公室裡活得好好的。

哥哥這種煩人的生物總該有點用途吧,他這麼想。


此刻,夏洛克的思緒重新回到了坑的體積上。

他沒帶工具,大概只能跪在沙地裡用雙手刨坑;但反正那個坑不用太大,能夠裝得下一本寫滿貼滿他在埃及這幾年所見所思的皮面記事簿,或者他自己就好。

即使機率很小,但如果明天拉赫與麥考夫找不到他,千百年後的人們將他僵硬脫水的風乾屍體挖出來時,會認為他一個人在這裡做什麼呢?會猜想他在沙漠裡迷了路,還是以為他是某種神祕儀式的狂熱殉道者呢?

曾經維持壁畫與金字塔千年不壞、地球上距離永恆最接近的沙漠,能不能遵守諾言,牢牢保存他的記憶?

雖然從開羅千里迢迢騎了這麼遠,終於抵達終點時,他卻仍舊無法下定決心。

拉赫的叔叔告訴他:在沙漠的夜晚,什麼都可能發生。

從他讀過的文獻裡,夏洛克知道廣袤無邊的撒哈拉確實孕育過許多奇異的傳說。像是沙漠酷寒的夜晚,常會聽見風裡有無以名狀的竊竊私語和嬉笑聲;清晨起床時,會發現帳篷外乍然出現一圈圈非人非獸的腳印。

他好奇的是:在這片荒涼的大地上,有沒有任何人,曾經看過還不存在於這世界的人與物?

──如果沒有適合你的職業,不如你自己發明一個吧。你說怎麼樣?

(如果要跟人說這種不著邊際的大話,你人也得在這裡啊,你這個渾球。)

夏洛克凝視著熱氣浮動的地平線。無垠無涯的黃沙上,陰影正逐漸伸長。



他就在這時聽見了那聲巨響。

不等炸開的沙雨煙消雲散,夏洛克猛然回頭,他先是停頓了幾秒,謹慎觀察四周狀況,判定沒有立即危險,才快步跑到聲音的來源,岩壁的另一端。

就在他眼前,近得不可能出現海市蜃樓的距離,他看見了──

那個整整三年不見、從不屬於這個時空的中年男子,正穿著一身不合時宜的冬季厚外套倒在仍舊滾燙的沙地上,從那個巨大的沙坑裡,仰面望著他。

男子對周遭的酷熱彷彿渾然未覺,只是專注盯著停下腳步的夏洛克,非常緩慢、不可置信地眨了眨眼;從臉部開始,他外套底下的全身肌肉明顯正逐漸僵硬,彷彿在寒冬深夜裡,迎面撞見了來自過往的幽靈。

然後,沙啞如風化磨碎的礁岩,一個字、一個字地,約翰說:

「你長高了,夏洛克。」



【未完待續】
显示全部...
将原作世界观架空的,例如学园EVA 45°的悲伤 正剧、正经严肃的,非搞笑的 暧昧就是暧昧、说不清道不明的

作品预览

出品社团

参加展会

吐槽板

#1 - 2014-7-14 15:02
(现寻觅各类同人本参展中~~~~~~~)
下午好w~打搅惹>W<

请问一下是否有意向参加【8.2龙岩夏日嘉年华】活动捏~
现提供同人本免费寄卖活动,只需支付来回运费即可!>w<
相信您的作品一定会大受欢迎!~!!

有意参加者请联系我>3< 联系人:扭白
QQ:1021761208 【备注同人本
想要了解我们展会的详细信息请关注新浪微博:@龙岩动漫夏日嘉年华 欢迎广大作品前来参展~~~~~~~~>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