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欢迎![登录] [注册]
2019年10月14日, 共有条目284457条。
  • 原作: 黑塔利亚Axis Powers Hetalia
  • CP: 湾中心无配对
  • 语言: 繁体中文
  • 页数: 150+
  • 尺寸: B5
  • 价格: 60
  • 发售日: 2014年末
  • 属性: 台湾拟人中心历史向二次衍生

谁收藏了鬓边梅?

全部收藏会员 (14) »
预订可

作品简介

主题
APH 台/湾中心多人合志
原作
Axis powers ヘタリア
出品
罐子屋制作协会
图阵
夜未央/漫雨/境界线/矿娘/心璇/nemro/锌钇
药罐子/饼子/小天/noyya/浔汐/无声
文阵
宁夏/阿椋/sack/del/空爷/蛋x卷/千叶/兰溪/薄伊/央柳
规格
B5
价格
60RMB上下
赠品
季节主题明信片*5(随机2枚入)
扑克主题书签*5(随机2枚入)
特典
彩色信封*2
人物印花软木杯垫


文章试阅——————————————————————————


素纤手 by:千叶
======================
林晓梅的院子,已经很久很久很久没有人来过了,所以也很久很久没有好好的打扫过了,冬季干枯的杂草上还泛着点微微的绿色,她有些怀念起了曾经去过的,冬天的北京。真的很不可思议的事情,明明都是同一个血脉延续着的地方,可是那里的冬天充满着萧杀,而自己这里却怎么也驱散不开那一点点漂亮的绿色。上次来的人是一个孩子,一个和面前这个男孩差不多大的孩子。说起来那个孩子第一次看见自己的时候也像是这个孩子一样的反应啊——大哭不止,而且还一直叫着妈妈。说起来……上次的那个男孩叫什么呢?林晓梅在自己模模糊糊的记忆里不停的寻找,只能模模糊糊的想起一个郑字。她开始慢慢的回忆,回忆那些曾经专属于自己的邂逅,离别,相遇甚至是死亡。
玉蝶游龙朱砂梅,粉妆台阁流年梦。已经过去了很多个百年,有的时候会连回忆也渐渐的变得模糊不清。林晓梅有时候也会开始想念,想念那老旧已然化为灰烬的木质阁楼,想念一个曾经叫做东宁国的地方。
她蹲下身来,像是很久以前对那个独自不小心闯入她自己家梅园的孩子一样轻轻的安慰面前哭泣不止的男孩子。——只是和以前不一样,少了一份被吓到的失措,多了一份淡定与从容。……大概是因为这么多年过去了,自己也还是稍微成长了一些吧?“喂——”她拉长了尾音,对着面前的男孩说。“ 别哭。”右手食指放在唇边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然,林晓梅有些严肃的看着面前这个孩子。“安静一点,闻到了吗?”闭上眼睛,仔细的去感受。林晓梅不害怕冬天,不害怕冷,这个季节的梅花开的正好,清清冷冷的香,和寒冬的空气一起仿佛能够渗入进身体的每个细胞。——不用刻意的去寻找,也能够想象的出来,那粉色,红色,蜡黄色的小小五瓣花朵,藏在看上去干枯的黑色枝桠里坚强的氤氲着一场只有香气的雪。
“梅花开的正好,要不要折下来一只回去送给妈妈呢?”她说出了曾经安慰那个记忆里男孩的话,然后开心而灿烂的笑着。——鬓边花,一如曾经那样在她的黑发间开的正好。



星光璀璨 by:蛋x卷
=====================
好久不见!近来身体可好?
  你在电话里跟我抱怨美国的生活让你打不起一点精神来,你又和你的男友分了手诸如此类的等等琐事。亲爱的,你想想你的父母为什么会把你送到美国?美利坚是个自由的国家,所有人都向往着这个国度。是的,我猜测你会对此嗤之以鼻,“自由”对你来说是从出生就享受到的,它像是你呼吸道的空气一样,随意并且低廉。你从未做过假设,想想有一天自由抛弃了你,会是怎样可怕的事情?我亲爱的孩子,你还年轻,你拥有挥霍时间、挥霍自由的资本,但是作为老一辈人,我还是想跟你谈谈。
  你是否记得你国中时期的历史课本?当你学到“台湾在甲午中日战争后被批割让给日本”这一段历史时,睁着你漆黑的像是星子一般的眼睛问我:“奶奶,课本上的是真的吗?”那时大陆当局和台湾当局还是相互避讳着的,而我,也只是同以往一样摸摸你的头,回答一个“是”。然而现在不一样了,大陆和台湾摒弃了隔阂,你也长大了,我当然有必要跟你说说我的少女时代,一个动荡的少女时代。



师说 by:兰溪
======================
这故事说来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但是现在仍然历历在目,毕竟那是影响了我们的岛往后几千几百年命运的一段时间。
“阿姐——”
我赤着脚站在海滩上,不断涌来又退下的潮水留下白色的泡沫,我低头,看到脚踝上挂着一大块水藻。阿姐站在不远的地方,听到我的声音后并没有回头。
我甩掉脚上的东西,可是阿姐依然没回头,她低着头,看着从脚边爬过的小蟹。她的头发垂了下来,我看不清她的脸。
“阿姐?阿姐,阿姐——”
“别喊了,听到了。”
她抬起头,嗔怪地看了我一眼。“走吧。”
阿姐在前面走,我跟在她后面,盯着她衣服上垂下来的彩布条。她很少这样少言,我也不知道是谁惹她不高兴,不敢再贸然开口和她说话了。
可是没想到她却先开口了。“阿台,前几天又来了不少汉人。”
“我知道啊,带来不少东西呢,有些以前都没见过……”
“我最近听说,过段时间他们那边要有个大官来这里。”她停了下来,“我觉得我好像见过他。”
我歪歪头,表示没听懂。
“他们说,一个长头发的男人,辫子不像其他人到头顶绾起来,是从头后面垂下来的。大家都不知道他是什么官儿,但是小孩子有时候就管他叫官爷……”阿姐艰难地复述着汉人口中对那个人的描述,“我觉得有点像,之前来过的那个,坐着大船来,和其他穿铠甲的人不一样的那个。”
我想了半天,才弄懂阿姐的意思。“可是,他能活到现在吗?”
“不能……吧。”她说。“要是真能,那就是……”
“阿姐……”
“没事,我们又不怕他。”她没有让我再说下去,使劲抬起头。“他是坐大船来的也没事,我们不怕他。”
“普通百姓,哪有活那么久的?”我说,“大概是想错了吧。
阿姐又不说话了,我也没再搭话。
“我们能。”
她最后慢悠悠地说。




归 by:阿椋
从夏天到秋天好像只是眨一下眼的时间。
从开战到战停好像也只是一夜梦的长短。
林晓梅踏过早已枯干的草地,纤细且稀疏的草在黑色军靴下发出无声的呻吟。胸前捧着的一大簇花朵在墨绿色军装的衬托下白到胜过午后两点的阳光,鬓边的梅花是傍晚地平线燃起的绯红颜色,绯红与白映衬着肃穆而有些缺乏生气的苍白的脸。她的眼中凝着冰冷而胶着的墨色,比她的发色要深,比战时的烟雾要浅。
林宇台在她身后一步步地跟着,手里也捧了白花。战争导致的长时间熬夜在眼周围留下很重的痕迹,脸上还有被弹片划破后愈合的伤口,脸色憔悴着,有些病态的白。
他们来到一片简陋的坟冢前,站定。
入秋很久了。夏天饱满的色彩褪去,只留下淡淡的痕迹。没有风,世界好像被裹进了干燥的寂静中,只有萧索在其中蒸腾发酵。阳光漠然又敷衍地在地面上留下清冷明亮的一片,根本不能带给这个刚刚历经战火的岛屿些许温暖。
心底传来了细微轻盈的疼痛。林晓梅闭上眼,之前的记忆在橙黄色的单调视野里留下既刺眼又温和的光亮。
他的武士刀。他的枪。
还有。
他的颜色。




二三事 by:薄伊
 林晓梅听到总督府传来的消息时正是下午,刚沏的清茶氤氲着薄雾,暗绿的茶叶缓缓沉入水底,打着旋儿漾出一圈圈波纹,犹如她心中那隐隐不安的波澜。
 平心而论,本田菊待她不薄。这些年里,台湾的发展多少都有些日本的影子。然而这些并不是她想要的。她想要的,那人不会给她。
 她轻轻叹了口气,拾起身旁的绿纸伞,走入初春的细雨中。
 二月刚过,寒意依旧凛冽,未褪尽的冬景与似出未出的春色交融,平添一分寂寥。傲视腊冬的梅花业已凋零,空落落的枝头愈显荒凉。院子里的樱花树却已悄无声息地染上了绿意,嫩青的芽儿肆意摇摆,不消说,又将是一年繁花似锦。
 或许是,要连寒梅的一寸天空也抹杀才罢。
 总督府里的这株樱花树,是本田菊亲手栽下的。彼时墙角的梅花正盛,本田菊沉默地望了许久,平静如水的眸色之下是汹涌无尽的疯狂野心。次年,他就带来了樱花树,栽在了梅花咫尺之遥的地方。


————————————————————————————————————————
“在海的那边,有我的亲人。”
“不过,也只是亲人罢了。”
显示全部...
正剧、正经严肃的,非搞笑的 45°的悲伤 我的作品很萌啊~很萌~ 梦属性 哼哼 冷门、冷CP、冷主题等很冷的

作品预览

吐槽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