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欢迎![登录] [注册]
2019年10月16日, 共有条目284507条。
  • 作者: MITSUKIOMI
  • 原作: 家庭教師ヒットマンREBORN!!
  • CP: 六道骸×泽田纲吉
  • 语言: 简体中文
  • 页数: 70P(不含封面/封底)
  • 尺寸: A5、横排、右开、胶装
  • 价格: 20 RMB
  • 发售日: CP8(6.6)突发场贩ONLY

谁收藏了罠?

全部收藏会员 (13) »
已完售

作品简介

从很久以前开始,就坏掉了。


视神经、听觉、嗅觉……





在那之后,全部都坏掉了。








《罠》

◆ 家庭教師ヒットマンREBORN!! FANBOOK 05,CP:六道骸×泽田纲吉
◆ 网载再录、文艺惆怅向、女性向、全年龄
◆ A5判、横排、简体、右开、胶装、?P(不包括封面/底)、
◆ ?RMB、?本
◆ 2011/06/06、CP8场贩/通贩

CP8预留中,预留页面
http://mitsukiomi.blog.163.com/blog/static/268314201141294518160










家庭教师将手指抵在自己的唇角然后裂出了一个笑容,看起来像是黑夜里的恶魔悄悄的在谋划什么一样。



是的,有什么事情在发生着。









只是有些在意啊,那个家伙现在在哪一个地方面对着谁在想着谁……



不可能是自己才对吧。






他找不到其他该死的和他搭话的借口了。




限定距离简直就是一种犯罪,要一直一直的望着他。






有人在几分钟之内作出酝酿了多年的事情,他不知道自己在最后的几秒会做出什么。






他的声音听上去像是耳语,昏暗里他不确定他离自己究竟有多远,香橙的味道钻进鼻腔很干净,是很干净的你的味道。






他一直觉得那一天会这样缓慢的步入进来,在他们都没有察觉到的时候冷漠感显得很稀薄然后越来越浓重,所以他要开始提前的熟悉起来,从每一天开始。








当我望着你的身形想象着当年你站在同一个地方只会看着我的身影的时候不经潸然泪下,此刻站在你背后的我:

[喂,这一次,你有注意到我吗?]





他们挨得很近,枕着彼此呼吸交织起来梦境和那支小夜曲婉转的曲调。


他闭上了眼,手指也挨得很近。






“被烧坏……脑袋啊。”



只有脑袋怎么够呢?为什么不是全部啊……






脚步慢下来的时候是为什么?他第一次看见他在该微笑的时候忍住了微笑。
可是他看他笨拙的解扣子的样子还是很想笑就算泽田纲吉没有笑他还是很想笑,笑到泽田纲吉忍不住也笑了的时候他一把将他推到墙上吻他的眼睛,舌尖轻触的时候浅尝那种微弯的弧度的味道。结果挣扎到最后是一巴掌甩手响得清脆而他还是真的一幅恨不得把另一边的脸都送上去的表情,“这是奖赏的印记噢,我要告诉所有人。”

无赖说话没必要接下去,房间里安静得什么声音都没有,心跳很隆重的响起。


这是他认识的泽田纲吉。






库洛姆和六道骸都有一枚雾戒,但其中只有一枚是真的,可是谁都不知道究竟是哪一枚。



就像谁都猜不透彭格列的雾守究竟是哪一个一样,那个有着充分理由守在他身边的人是哪一个。


那该死的理由,不需要也没有关系的,明明。在他做出那枚虚假的戒指的时候他是这么想的。







还好吧?


还好吧?




很好吗?




我现在如果问你还好吗?


你会给我什么表情?




会哭吗?



结局和过程,里包恩知道结局,可是他想他一定不会去问这句话。




还好吗?


还好吗?







结论是:

——糟糕透了。——






“我怎么可以把他一个人丢在那里……”






“胆小鬼。”

里包恩的那句话六道骸或许没有听见,鄙夷的视线也没有看见。






全世界消音只剩他的背影——强烈对比色。





他走出大厅的时候里包恩突然出现在视线范围之内,他背靠着他的车侧脸不慢不紧的在微风里点着一支烟,吸上一口然后单手插袋,点着的烟的星火在风力作用下显得特别的明亮。他背后的车灯不住的闪耀着像是火车的警示灯。

危险!

很危险!








[你把我们当成了什么?]


尸体此刻还是温热的,鲜血喷溅在纯白的床单和被汗湿了却依旧白净的衬衣上。他好像那时跪坐在原地脑中不断的回响着那个人最后的那句话……


[你把我们当成了什么?]


生命和鲜血全部都奉献给你,灵魂也不剩的全部都给你,倾其所有。


给你啊,可你把他们当成了什么?




[像您这样的人是不可以忘记的。部下和守护者……他们对你而言是什么?]



[像你这样温柔的人,不适合做BOSS呢,真失格。]






白色……是出局的颜色。


我比谁都清楚的知道。









我在飘泊的海洋最终章里捡到了一只搁浅在金色沙滩上的漂流瓶。

我将它放在能够看见最美丽海面的窗户口,旁边摆着的花瓶里每天都有最新鲜美丽的盛开的花与你为伴,我没敢打开瓶子每天每天只是着望着它,望着瓶中的生物一如最初般如此的纯净美丽。





我所深爱着的你,现在你在看着谁?想着谁?

在这满是喧闹的此刻,突然好想听见你的声音,比任何时候都……





那时候他什么都没听见,只是转身就走,库洛姆跟上去向他汇报工作,然后她看见六道骸站在那里交织起双臂望着他,好像从来都没有挪动开过视线那样。






泽田纲吉觉得他错过了什么东西,有人将手指抵在唇边的画面宣告着:


——[一方通行禁止立入]——






“幻觉依赖。”








如果说


如果说我还存在的价值是我是彭格列的话


如果我存在的价值是绝对不可以撼动的话




那么是不是








他放弃抵抗和复仇想法的时候,他闭上眼睛感觉到手臂上轻微刺痛感的时候里包恩的声音缓慢的浮现出来。




[幻觉依赖。]






我只是想要知道这身体现在对你而言究竟算是什么?





很重要吗?所以即使忍受着我所有的冷漠还是呆在我的身边。


他给库洛姆的微笑那么的柔软。






好像就快要哭出来了一样。








有多少人忘记掉了哭泣和呼唤的本能。










“我在这里噢,一直都在这里。”


穿过死亡和所有的地方只是要证明我在这里是一件多么理所当然的事情。
显示全部...
甜蜜蜜的 虐心虐体等 BAD ENDING、悲剧、悲情等 45°的悲伤 暧昧就是暧昧、说不清道不明的 正剧、正经严肃的,非搞笑的 褒义,赞到说不出话,只好觉得很烦 作者不自重,自拖

作品预览

出品社团

参加展会

吐槽板

#1 - 2011-5-21 15:12
(受姬君你可以再傲娇一点....)
求操蛋和软妹寄卖 or 淘宝通贩 QAQ。。。
#2 - 2011-6-11 18:17
請問有沒有誰領便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