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欢迎![登录] [注册]
2019年9月15日, 共有条目282537条。
  • 原作: APH
  • CP: 多cp
  • 语言: 简体中文
  • 页数: 202
  • 尺寸: B5
  • 价格: 55
  • 发售日: 2013年7月13日

谁收藏了祭那些曾经坚守的边关-青龙【小说向文本】?

全部收藏会员 (12) »
剩余少

作品简介

【原作】Axis Powers Hetalia
      
       -省拟·黑中心,东|三|主中心,多人物。

【出品】文·neverland-笙戈
        图·neverland·四倍乐

【内容】历史向小说【含信件】+番外+人设+插图

【字数】10w

【页数】202

【规格】B5

【价格】55 RMB

【时代】晚|清

【角色列表】

国|拟|众

大、清、帝、国  ——王耀
沙、俄、帝、国  ——伊万·布拉金斯基
其他国拟        ——本田菊

东|三|众
黑、龙、江、拟人——王黑龙
吉、林、省、拟人——王嘉祥
辽、宁、省、拟人——王寥

蒙|古|众
内、蒙、古、拟人——豁埃玛兰勒
热、河、省、拟人——格根塔娜
外、蒙、    拟人——孛尔帖赤那

中|原|众
帝、都、    拟人——王玄京
江、苏      拟人——王苏锦

民族众
鄂、伦、春 拟人——俄尔吞
赫、哲、族 拟人——赫真

城|拟|众
盛、京(沈|阳)    ——沈奉天
阿勒锦(哈|尔|滨) ——白诚
齐齐哈尔           ——齐鹤诚

瑷珲(原黑|龙|江|省|会)——哈萨连乌拉霍通
其他城市角色等略。


【属性】女性向
【语言】简体中文

【特典】第一名:珍珑王耀主题马口铁盒
             第二名: 珍珑王寥主题马口铁盒
             第三名:王耀·君临天下缎带胸针
             第四名:王寥·君临天下缎带胸针
        
             第五到十名:古风手书体信笺
             第十一到十二名:手书阿穆尔虎主题贺卡

【赠品】落花系列卡贴
【周边】古风信纸,信封,主题贺卡,耀辽系列周边
【公式站】http://blog.sina.com.cn/u/3232267414

【贩售方式】通贩+场贩

【通贩地址】http://item.taobao.com/item.htm?id=19116817470

【场贩预告】:山|东|碧海祭
                       沈|阳|APO



====================文字试阅======================
      
   
段一

王黑龙,我将北方边陲托付与你,望你快快长大挑起这门关重任,守卫我国中之土——



段二

两个强大的帝国很难和平共存,大清与沙俄进入了交恶的年代,他以为自己再不会见到他,也希望再不要见到他。

他是王黑龙,黑龙将军。若哪日在这大清领土上再见到他必立斩于马下——

结果他们很快再见面了。与长兄王耀亲征雅克萨时,他见到了自己异国的挚友。

——伊万不是普通的毛子兵,他正是沙|俄|帝|国。



段三

男人的身体因为愤怒与悲痛在不断的颤抖,近乎痉挛。“这里是老子的土地,你,给我滚回界碑那边去——!”

“界碑就要换主人了,我的小阿穆尔。”盯着那双耀眼的琥珀色眸子,伊万唇角的弧度犹如刀锋般冰冷犀利。



段四
阿穆尔疲惫的合上眼帘时,伊万?布拉金斯基知道自己再次被抛弃了。他会像其他人一般恨他,再不会接受他,再不会拥抱他。
渴望阳光的温暖的斯拉夫人被冬将军诅咒,他无法获得任何温暖,只能用这种残忍的方式把所有人禁锢在身边。


“大人——王耀大人一行已经到了。”门外,侍者叩门的声音轻巧遥远。
伊万起身理了理衣襟,把柔软的围巾整理成一座小小的城堡。缩了缩鼻尖再次笑了起来。

段五
“臣有罪。”王黑龙直起身体深深看着升龙在身却愈加疲惫消瘦的人,合上颤抖的眼帘决绝深深弯下脊背。滚烫的额头抵上冰凉的大理石地面。

“你这又是何苦。这儿又没别人,换了那称呼吧,坐过来。”王耀心疼的看着固执的孩子,温和的将掌心附上他的肩膀想把人拽上塌来。

“臣有负所托,失边关误国事。”如同石像一般定在了地上,王黑龙直挺挺的跪着。琥珀色的眸子深处写满歉疚与负罪。

身负将军之责却没有守护好边关,子民流离失所为他人奴役,本来已无颜苟活,可是上天戏弄他一般把脸面丢进了地府,性命又还回了人世。

“你从小就是这副倔脾气,我也劝不动。”看着身着中衣的人滚烫的身体不断的战栗,一抹猩红色透出了层层绷带依稀可见,王耀又是生气又是心疼,伸手指了指身边的位置硬生道“改了那称呼,坐过来。这是命令!”



段六

王寥做了很长的一个梦。

梦里还是那一次见到完颜会宁的时候。



那时他的名字叫完颜会宁,这是多久以前的事男人不记得了,只记得在白城中的第一缕温暖是一个固执的叫自己“姐姐”的女真王子。
他广袖一挥在万千质疑中赦免了他的罪,却在私底下数年不肯改口的戏弄他叫他好姐姐。


段七

降是一死,不降一样是死。王寥从手中刀刃落地时就已明白。
他还有许多事没有做完,还没有为以身殉国的将士报仇雪恨,还没有亲手掩埋旅顺港身首不全的尸塚。

他惧怕死亡,但有种后果比死亡更犀利可怖——比如以降臣奴隶之身被揉碎自尊唾弃万年。


段八

“以王寥的身份死去又如何?我是这片土地名符其实的主人,屹立于此最久的枭雄,大清帝国在我手中崛起强悍,臣服四方。”

——我流过的血最终会成为书写进竹章鉴牍中最苍劲的一笔,为后世所铭刻称颂。
王寥嘴角的弧度不卑不驯,目光犀利犹如独狼。


段九

王耀没想到她会哭的这样突然,妹妹还是同以前一样。行动决绝带着负气,他一时不知道如何去劝:“你可想好了,热娜……若是阿寥没有回来你得陪着他一起。”

“……。哥。孩子掉了的时候我的肚子疼极了,流了好多血。我以为自己真的就会这么去了。”下意识的抚摸着自己平坦的小腹,姑娘紧紧攥着手里的纸屑肩膀不断打着抖。“我后悔极了,早知道有了他我或许不会上战场。……可是,可是如果我不上战场会更后悔。”

“哥,我已经没什么可失去了。”末了的一句话因为被袖子抹过囫囵不清,已经被王耀搂进怀里。他感觉得到隔着厚实的衣服泪水迅速浸透打到小腹的如同那天一般温热。“既然你决定了,哥陪着你等他回来。”


段十

女子神色一样憔悴,日夜的担忧惊悸让她原本红润的脸色只剩下一层雪白,瘦削的侧脸笑意疲惫,热娜微微扬一扬手嘉祥便会意急忙跟随太医进了屋。

“寥伤的很重,你怎么不进去。”王黑龙艰难的扶着车轮的龙骨直起脊背,错开直直盯着自己的目光踏上踢凳正要踏上马车。



“谢谢。你救了我丈夫。”





“他是我哥哥。”



“你呢,以后如何打算。”盯着身着笔挺的军服的背影,女子痛心的摇了摇头。




许是觉得背后的目光太过刺目,男子回过头抱以一笑。“我姓王,就是碎成骨头渣子也是迎风的一把灰,绝不停留在沙俄人手里。”


段十一

用骨勺刮着药膏敷上伤口,男人手上的动作顿了顿。“黑龙,并不是你做的不好,主上这外虚内实的政策是叫满人打下了江山,到底是牺牲了你们掏空了边境,如今此地绵延百里你又能见到几家百姓,你堂堂将军,手下又有几多将士?”

俄尔吞明白。大清百年繁荣,是靠什么换来。

站在最近的地方的他比任何一个人看的清楚,王黑龙是如何靠手上仅有的几百兵将苦心孤诣的为这个庞大却渐渐腐烂的国家守护漫长的国境线,如何用螳臂之躯拼死抵挡另一方崛起的霸主驱驰碾压而来的车辙。



段十二

或许一切都可以恢复。
战火终会有一天熄灭。
冻土总要在盛夏融化。
尸横遍野的土地会再度肥沃长满绿草。


段十三

一手握着直指在自己喉咙的刀刃,披头散发的赫真已将手中的面具行头丢在俄尔吞面前。男人垂眸瞥了一眼怀中的面具法袍与腰鼓,目光穿透面具直直盯着赫哲族的姑娘道:“你疯了。”


她的确疯了。在沙俄政府大肆野蛮摧残他们的文化,语言,宗教,风俗的时候,甚至连学校祠堂都被拆毁,说话的权力都被剥夺的情况下,在伊万?布拉金斯基的眼皮子底下大兴萨满的仪式来招魂!?

“如果你不愿意,我自己来。”隔着沉重的面具,女人的声音囫囵不清,刀刃与手心接合的地方粘腻的液体汩汩淌下。

“我要再为他试一次。滚开。”





段十四

“大夫才说你这病是操劳过度。”一边小口啜饮着杯子中的茶汤,王玄京凌厉的瞪了一眼躺在病榻上目光却往桌子上飘的人。

“……没事。”许是感觉到目光太过锐利,男人习惯性的摸了摸鼻子又迅速移开,不自在的看着杯子中漂浮着的深绿色茶叶“这茶味道不错。”

“苏锦带来的,因着上回请她喝了陈茶,叫她好好损了我一个时辰。”看着被子中的浅浅倒影,玄京淡淡笑道。

王耀的心思并没在茶汤上,原本只是想让玄京转移个视线别在让这位大少爷盯着自己,得了他提点才重新抿了一口,果然口中还有一股清冽余味,甘甜在舌尖一扫舌头上打了结的药苦。




段十五

“玄京亲启:
        沙俄镶助我等,实为其自身之利,倭寇尝日:俄夷.竖子也。若不能得渔翁之利,亦必尝鱼之鲜。然其助我,于愿足矣。不知兄寥何时归还,弟日夜思念而不得见。
长兄安?兄当抚之,以慰其心,以愈其伤。

        弟一切安好,切勿记挂.书信不能达朝廷,望兄为臣上表。
        为人臣者,当以国之大体为上,今虽为夷藩所制,绝无怨怼,亦不忘本。只待王师挥师北上攘除奸凶,复我国土。臣愿随陛下骥尾,百死不悔。

                       黑龙长拜 ”



段十六

那双毫无生气的灰色的眸子如钩子一般紧紧锁在他身上,哈萨的牙关咬得咯咯作响。
他听不到,伊万却听的清清楚楚。他见过太多这样的目光——充斥着仇恨,血腥,撕裂一般的愤怒与悲哀。直到自己都觉得腻烦。
“阿穆尔?在?哪。”

男人募得大笑出声,豪放的笑声伴着滚烫的热气让沙俄士兵着实一愣,几个毛子兵如被激怒的饿狼一般疯狂的扑了上去。笑容渐渐平静了,沉静而冰冷,他手中没有武器,所有人看得很清楚。

伊万忽然意识到有什么不对,几乎处于下意识的立刻转身跨上战马两步窜开。于此同时哈萨手中的火把掉了下去,贪婪的火苗舔舐着短短的引线,声音如同吐着舌头的毒舌迅速燃尽。

轰的一声巨响,一团烈火冲天而起。


卡伦山颤抖了。


段十六

伊万?布拉金斯基阴鸷的目光停留在满洲一张圈记点点的地图上,赤红色的虹膜在狭小的空间内覆盖上这片富饶土地。指缝间是从瑷珲城到齐齐哈尔的距离,然而这片窄小的距离每一寸都淌满了他子民的鲜血

阿穆尔比他想象中要狡猾,更比他想象中固执。东方的皇帝王耀早已被列强诸国拆的支离破碎,区区边陲行省不应有如此气力与堂堂沙俄帝国抗争,偏偏眼前的人就像是吃了枪药的倔畜生,几十年间登蹄撂蹶做尽一切能够反抗的行为。揉着自己发胀的霉头,男人沉重的拳心恶狠狠的砸在桌上。


段十七

王黑龙做了一个冗长的梦。

他听得到自己混乱的心跳像是断了线的珠子噼里啪啦的掉落一地。赶走了残暴狡诈的蒙古人再次见到哥哥时尴尬却远远多于欣喜。然而嘉祥只是平静而礼貌的点头,问好,然后带着族人转身离开。

梦到阵前对垒见到王寥笑意模糊,弧度冷漠如同屋檐下凝结的冰棱子。梦到扬州一役顶着箭雨攀上城楼见到的王耀痛恨至极的目光。梦到面前那一纸御意遣他回边疆,无事不准再进京一步。梦到自己一身沙俄军服为千夫痛骂。梦里热娜的目光沉痛而灼热,直直刺在他背上逼问他前路何方。梦到哈萨牵着年幼的墨尔根渐行渐远,最终消失不见。梦到伊万用马缰勒住他的脖子一字一顿的怒吼:“像你这样愚忠奴才王耀那俯首皆是。”



==============================番外试阅==========================
番外一

“兄长亲启:

当我再想叫你一声哥哥的时候,已经太晚了。对不起.王嘉祥,我没能拖住沙俄的脚步。

师傅说的没错,我只是一只可笑的小螳螂,怒以其臂挡车轮.这一百年间,一直如此。如今这边疆终于要沦丧了。

我对不起你,对不起王寥,更对不起王耀。你们托付于我的东西,我一样都没能守护好。

事到如今还有什么可说的呢.别骂我了,因为这是我最后一次给你写信。


……


大哥说过,当他在眼前时,你当珍惜。

我不知道他经历过几多生死,只知道他说的.一定是对的。

因为他是这片土地唯一的王。

又或者,只因为我爱他。


……



终于这片土地即将易主,我不能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因为我是王黑龙,是你的弟弟,白诚的哥哥,王耀的臣子。

我绝不允许任何人伤害你们。

所以,哥哥,原谅我。

若我去了,不要再命白诚接替我。我不希望他再重蹈复辙。好好的抚养他长大成人。

照顾好大哥,也照顾好自己。”



番外二

全架空,现代,吸血鬼&吸血鬼猎人中心

段一

——太阳不属于你,同样不属于我们。

段二

1994年12月23日            晴



我很想告诉自己冷静,可是在调动了手下所有线人48个小时不眠不休的搜寻仍然没有王寥的消息后,我觉得那盏叫做希望的小小的火烛马上就要被心底的风浪浇灭了。尤其是教会那群看客用他们挂着机械虚伪而慈爱的笑意,惋惜的对我说:“我很遗憾,我的孩子。”的时候,我真他妈想一枪杵到他嘴里。

除了自己,我们没有他人可以依靠,从踏进这个见不得光的世界开始我就明白。

神明的怜悯是多么廉价,教徒永远不会知道。

吸血鬼猎人是冠以圣名的杀人犯。
又或者说是合法的屠夫?

我们能得到大笔赏金,但是永远没有资格获得幸福。


段三

给我的弟弟廖:

老实说我不希望你会发现这封信,因为这不仅证明我已死去也表示我所不愿为你所知的肮脏的一面也要向你展示。那么,何必写这封信呢,你会这么说吧?因为我对你所抱有的感情几乎将我撕裂,不记录下来证明它存在过我一定会死不瞑目。是的,虽然有悖于人伦,但我爱着你,我的弟弟。虽然并没有血缘,可是兄弟的界限也不可轻易跨过。你是公会的金牌猎人,而我,也是个退居文职的残废。而且,看得出你并未发现。

杀死黑龙这件事,对你的影响很大。我不能看着我的弟弟们都踏上与公会相反的方向,直到某一日在我不知道的地方灰飞只变成文案上的一份报告。与其那样,不如由我亲自来。你们由我牵着手走上猎人的道路,就也由我来断送你们。

番外三:

《两生花》CP:科尔沁姐妹主(玛兰勒&格根塔娜),蒙|族众,辽|热(王寥&格根塔娜,辽|宁X热|河),辽|蒙(王寥&玛兰勒,辽|宁x内|蒙|古)

段一
“那姐姐呢?姐姐是不是早不要我了呢?”热娜扬起下巴,苍白的脸上扯出一丝苦涩的笑意。

“塔娜……你永远是姐姐的塔娜。”华服女人只觉得胸口被人狠狠一杵,难过的脊背都弓起来。伸手抚摸着热娜雪白的脸,继而摸上她垂落在肩膀上的青丝。低低唤着她的名字。

顺从的合上眼帘享受着熟悉而远去的爱抚。热娜伸出颤抖的双手环抱住面前的长姐。

姐姐怎么会忘了自己曾经说过的话呢?怎么能忘了答应过她的事呢?她们明明发誓要永远在一起啊……


段二

玛兰勒还是没有能为亲王诞下世子。果其不然的,科尔沁的女人被耻笑为:“科尔沁的美女只能生女儿。”

白鹿犯愁的事更多了,大福晋的位置让没有子嗣的她如坐针毡,她要以一己之力扛起科尔沁的未来就要活得王寥宠爱于尊重。热娜知道她得为白鹿做些什么了,不止是用拳头堵住那群多事的娘们的嘴。就像在轿子入府的时候玛兰勒告诉她的。她们之中必须有人得到王寥的宠爱。

“他是你的丈夫,你要尽心尽力的伺候他。让他开心,只有如此,族人才能为他信任。在草原上平安的生存。”

热娜懵懵懂懂的点点头。又摇摇头,说:“他是你丈夫,我要护着你,但是不抢你的男人。”

玛兰勒笑着擦擦眼角。把红妆姑娘搂紧怀中。


番外三

双生树【第一人称注意】

cp:黑白(王黑龙&白诚,黑|龙|江x哈|尔|滨)


缠绵的长梦最后是温暖的。像是白诚怀中的温度,柔软的衣料透出的滚烫的体温。一滴滴温热的液体又滴在我身上,记忆犹新。

这只是一个梦,我知道。然而等我再次醒来时,有一个和白诚长得很像的青年告诉我,现在是1912年8月15日。

大清灭亡了。

而我的名字,叫做王黑龙——



==================试阅结束===============
【更多阅读地址】

【黑吧(已停更)       】
【省拟吧(正在更新)】:http://tieba.baidu.com/p/2107587638
【公式站(正在更新)】:http://blog.sina.com.cn/u/3232267414
显示全部...
人生就是一张茶几 想要18N但却失败的 虐心虐体等 BAD ENDING、悲剧、悲情等

作品预览

出品社团

参加展会

吐槽板

#1 - 2013-7-14 09:42
(_(:з」∠)_)
你好,打扰了~
广州APH黑塔利亚主题同人展~妖都APO
2013.11.10 广州原创元素创意园D2展馆
将设有同人贩售区,茶话区,游戏区和自由活动区
同人摊位招募中~
申请表格索取:
官方邮箱gz-apo@qq.com
QQ群:88272652【验证APO】
更多消息欢迎关注新浪微博@妖都APH主题only http://weibo.com/u/2798746612
天窗主页 http://doujin.bgm.tv/event/937
期待你的参与~~~~(≧▽≦)/~来吧
#2 - 2013-9-9 20:09
(_(:з」∠)_)
你好~感谢你对2013.11.10的妖都APO的关注与支持!请问本子是直参还是寄卖呢~我们的展会天窗页或者微博都有申请表格下载的~期待你的到来~
#2-1 - 2013-9-20 16:39
大大你谁
这是跟杂志本一起寄售的。-w-预祝展会成功哦~
#2-2 - 2013-9-21 08:59
Monsterprince
大大你谁 说: 这是跟杂志本一起寄售的。-w-预祝展会成功哦~
谢谢!
#3 - 2014-7-30 16:14
打扰了!
夏季SEC4有寄售意向请戳我吧谢谢!寄售QQ:331558181
时间:2014年8月17日 周日
地点:福建福州海峡国际会展中心八号厅
官网:http://www.eikoco.com/secfz
(感觉自己萌萌哒~)
#4 - 2015-4-13 16:11
(绽放在天空的笑容,蔚蓝如晴空的眼睛,紫罗兰、墨绿色的长 ...)
求本
QQ10421604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