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欢迎![登录] [注册]
2020年9月19日, 共有条目306052条。

《優しい君へ》试阅sample


2013-12-17 13:32 /
现视研二代目 波斑波清水文字本
试阅已出//共计四篇文章
元旦广州ADSL首发,谢谢支持!> <




篇目名称:

01《Summer Dreams-夏の夢話-》
02《パニックによるパニック事件について述べると》
03《幸せになる番》   
04《二十四時間》

试阅地址也可戳:http://giveubricks.diandian.com/post/2013-12-16/40060462875









  《夏の夢話》BY Miracle.G.D.

  
  “咦?灯开着……是波户君吗?”
  “啊、那个……是的!”
  奇怪,明明平常这个时间学长都不会回来,怎么今天就……?!波户突然紧张起来,脑袋一片混乱,快速地收拾着化妆用具。化妆包有点小,平常都要一件一件收拾才能把工具全部放进去,所以慌乱起来一股脑乱塞时就只会弄得一团糟。
  因此,斑目走进屋子之后看见的,是女装打扮完毕后的学弟一脸神色匆匆地捡拾地板上散落的化妆工具的模样。因为长发的遮掩,他没能看见他的表情。
  “对不起,我吓到你了吗?”
  “不,是我刚刚走神了……”
  快收拾完之后才感受到一阵奇异的寂静,波户抬头看见斑目学长正愣愣看着脚边的一堆衣物。是他换装用的衣物,除了脱下来的一身男装以外,还有从斜躺的挎包中露出来的、今天不小心多拿了的一套女装内衣裤。
  “请、请不要盯着看!”
  波户通红了一张脸,慌张地叫喊道,同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衣物一把塞进包中并拉好拉链。动作之快显然惊吓到了斑目,对方只能小声说着“抱歉,我不是故意的”。
  “看见这种东西出现在自己房间里,还是会忍不住兴奋起来呢……”大概是想舒缓一下屋内的尴尬气氛,斑目这么说道——色色的话题总是很容易拉近男生之间的心之距离——同时露出他的招牌•宅之笑容。
  可是,这招大概对腐男无效吧。
  在看见斑目学长挠着后脑勺露出羞涩的笑容之后,波户咬咬牙无视心脏的阵阵搏动,皱起了眉头怒目相对:“学长对男人没有兴趣的话,请不要因为看见我的内衣裤而亢奋!”
  “……欸?”
  “就算再怎么可爱都好,这些衣物,都是我穿的!”说罢波户没有道别就夺门而出。
  
  
  《パニックによるパニック事件について述べると》BY harei
  
  
  ——嗯?
  提到这个问题,斑目晴信脑海里突然记起了一件事。
  他想起的是小他许多届的学弟。
  ——尽管要喊他学弟有时候会让他多少有些犹豫,可总归还是要用理智分清楚的。波户贤二郎在女生当中实在太过自然,自然到旁人时不时就要忘记那条性别的境界线。管它可视不可视。也因为太过自然,斑目一直都没有对脑中产生的“既定印象”产生疑问,想当然地就觉得总该是那样的一副画面:褐色长发、连衣裙、小巧的身姿。直到现在才忽地想起来,这里可是海边。
  没错!海边!所有人都坦诚相见的海边。
  如此大白于天下的地方,不该藏的东西就该大胆拿出来,该藏的东西也更藏不住,与人类初生的姿态也可谓只有一缕之隔,许许多多的法则在少了外面那一层的掩盖后,都变得美妙而——不妙了起来。
  所以说,波户今天会以怎样的装束出现?
  总不可能是女装了吧!
  仔细想想啊诸君,这里可是海边啊海边。如果海边出现了一个穿着女装泳衣的男生,就算波户是琉华子降临三次元也实在是不太妙吧?!……等等,琉华子的话说不定可以有。总之!真的不太妙啊!退一万步讲,是硫华子也罢卷发子也罢,人家那可是穿的厚厚的传统服饰!不是泳衣!对于男人来说有些部位藏也藏不住啊!真藏住了……那就更不妙了。
  咳。
  可是话说回来,自己会有这样的联想,很大一个因素就是如果对象是波户的话,总会给人一种似乎真的能做到的感觉——在给予他人不可跨越的高level的印象这点上,他与高坂搞不好是同一个级别的。能做到那种地步的他们真的是男人吗……好吧,亲眼所见,要刷新世界观也只能自挖狗眼,不如说在安上钛合金之前就已经被他们刷新了好多回了。
  “斑目,你发什么呆呢。噢,她们来了。”
  耳边传来田中的声音,斑目这才恍过神来。身边的话题似乎早就换成了每集都要不明觉历神展开的夏番动画,自己未免神游得有点远。
  打住打住。想什么呢斑目晴信,而且你的重点未免太不对了点。你有什么理由对学弟穿不穿女性泳装有如此多的思考,就算自称绅士也没有这么变态的。

  
  《幸せになる番》BY sakuraumeno

  
  斑目晴信,废材是也。
  老实说,二十多年来的人生并没有带给自己多少的经验值。作为一个辞职的待业人员,就算被世人评价为“废材”他也觉得理所应当。他,斑目晴信,大半人生的经验值都是从各色美少女游戏的选择肢与对白、动画里形形色色的中二台词、同人志里的工口画面取得的。这可以简明易懂地浓缩为“宅”的人生经验,只有在对付自己的世界时才能发挥用处。
  而在更多的时候,在面对上班族的消耗,老板的斥责,生活的单调,还有复杂的人际交往时,它基本上派不上用场。但是要说到死穴的话,一定是“沟通”这码事,而这个领域里的最终BOSS,毫无疑问就是告白,还有回应告白。
  前者就已经够难的了,到底春日部那次算不算是自己告白了他也说不清楚,但自己当时还是缩卵地说出了“那个时候你的鼻毛冒出来了”这种蠢话,最后摊牌的工作还是春日部做的,他也就没好意思觉得自己真正鼓起勇气告白过,充其量只能算是让对方明白了自己的意思。
  这还没过多久,就又迎来了另一波大BOSS。
  要怎么回应别人的告白,不对,应该是怎么让暗恋自己的人告白了然后再去回应他……这真是个比山路还弯的难题啊。
  感觉就像是赤手空拳地去打最终BOSS,还是没带任何经验值和装备的那种。
  不过话说回来,被伪娘喜欢上这种在BL或者游戏里才会出现的狗血情节,为什么会发生在自己身上啊,真是毫无真实感。
  我不过是一个死宅而已……饶了我吧。
  瘫坐在家里地板上的斑目,觉得就算是上班都没这么累过。
  
  他靠着床歇了会,站起身从柜子里拿出了那个装着春日部照片的信封。
  因为这段单恋总算可以告一段落,社团里也都人尽皆知,他也就没再把它藏到柜子后面,偶尔也会拿出来回顾一下自己那段青涩的岁月。
  手指从女生微红的脸上轻轻划过,斑目突然觉得,那个时候在部活室两人最后独处的时光,距离现在仿佛有一光年之远。
  那大概已经是青春的尾巴了。它就像秋天腐烂的叶子,眨眼就在冬天的覆盖下不见了踪影,甚至还来不及和过去说声再见。
  但是这样也好。
  这样就可以了无牵挂,心安理得地当个废材了。
  
  斑目把照片收起来,放回柜子里的时候发现了躺在柜子最上面的游戏包装盒。
  那是高坂的公司出的那款伪娘后宫游戏。
  他鬼使神差地拿在手里,记起玩这游戏的时候心情那个别扭。有高坂COS的角色在先,因为实在太像原型,他一直不太敢直视这个角色。
  那次跟春日部告白后,全员都换上了这个游戏的COS装,虽然多少有点为自己打气的成分,但那时候斑目感到自己确实是被大家照顾着的。
  ——但只要努力,真正的后宫也是能实现的吧?
  配合着春日部这句话,脑袋里第一个浮现的,居然是波户穿这身COS装时的样子。
  “不行不行,想什么啊我……!”
  斑目赶紧摇头晃脑把那个画面驱逐掉。但是手里拿着的包装盒上的长发女主角(男主角?)还在对他害羞地微笑着。
  波户COS的正是那个角色。
  
  虽然自己喜欢的是稍微强气傲娇一点的类型,不过对于这位女主他也并不讨厌。毕竟正统温柔美女又有几个人会讨厌呢?……虽然不是真正的女生就是了。
  不过一旦代入了设定的话,波户还真是很适合这个角色啊。自从把钥匙给他以后,自己屋子倒是一直都保持着整洁。说起来这段时间变回了男装之后倒是没怎么来了,于是屋子又恢复了原来的惨状。
  他环视了一眼满地的东西和乱扔的衣服,还有堆积成小山的垃圾,顿时怀念起了还有田螺姑娘的那段日子。
  ——不妙,怀念个什么劲啊!
  斑目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波户作为姑娘时的形象太深入人心,又亏得今晚女部员们好一通教诲,结果现在他满脑子都是波户。女装便服和COS和男装的形象,短发的长发的,撇都撇不开。
  
  “真是,我也中毒不轻了吧……”
  斑目叹了口气,把游戏放回了柜子。连洗澡的心情都没有,直接脱了外套关了灯就躺平了,只是一躺在床上,脑子就又开始自动胡思乱想。
  那时候他留下了睡迷糊的后辈一起吃晚饭,真的只是顺势而已,不过也不排除是有些想有个人陪着喝点啤酒的私欲。年轻的男孩子温声细语地叫自己前辈,对自己害羞地微笑,会让他在三次元奔波疲累的心放松下来。
  女装的时候当然是养眼,不过对他这种宅而言相处起来还是不太自然。男版的波户当然是可爱的后辈,而且对话起来也更加轻松。
  可是那样的波户却对自己说——
  “如果我真有那方面兴趣的话,现在喜欢上斑目学长也一点都不奇怪的吧?”
  窗外下起了雨,风刮得屋棚哗啦作响,雨点砸在窗上,一道道细密而绵长的水痕。对面的街灯透过雨痕探进来,照进了他的眼底。反射性地眯了眯眼,高度近视的视野中模糊一片,只是眼里有些干涩,于是索性把头埋了起来。
  啊啊……那家伙在那时候就已经透露出喜欢的意思了吗。
  思绪回到更早之前,外表是淑女的波户晶莹透亮的眼睛看着他,他对对方说“要不要来一杯”的时候。
  结果是我先挑起的吗……
  斑目有些丧气,羞耻感汹涌而至,于是又抱着头哀叫着在床上滚了几圈。
  
  他为什么会喜欢自己这种人呢。
  跟帅哥搭不上一点边,深度近视,缩卵,死宅,待业的废材。
  而且,是个男人。
  
  不,波户是很清楚这一点的吧。所以才会千方百计让自己死心。为此不惜放弃女装和BL的兴趣,因为那会让他有作为“女性”的危机感。
  女生们已经跟他分析过波户的行为举止和背后的心理因素,所以他才惊觉,波户为了他做出了多大的牺牲。
  虽然现在热情不复当年,可是宅已经成为他生活的一部分,不可能别人一句话让他脱宅他就能放弃这一切。那么波户呢?他是那么喜欢BL作品,喜欢到宁可扮成女生都想更接近这个世界一步。然而他居然能为了这样的自己,就这样干干脆脆地放弃了吗。
  心脏涌起细密的痛楚,犹如一千只蚂蚁在啃食。
  “糟糕……这么一想真的好良心不安啊……”
  明明没有必要为了自己这种人放弃兴趣的……
  ——安吉拉小姐,你能和斑目学长交往吗?
  ——春日部学姐也说过的吧?……
  “居然连春日部都给我搬出来——”
  实话说那时候自己脸红并不是因为波户要他跟安吉拉交往,只是把春日部搬出来,居然就气得满脸通红。怒火在胸腔弹跳,纵使他的脾气再好,此刻也清晰地感到了愤怒。
  不想让任何人来决定自己的人生。包括喜欢谁跟谁交往,都不应该被旁人插手。本来是这样才对,可惜自己就是个缩,所以才让别人放心不下。
  结果他也说不清到底是在对谁生气,是对自作主张的波户吗?
  ——是自己作为人的渺小令我无比的生气吧。   


     《二十四時間》BY 有琴惹
  

  二十三小时前。
  
  六月正是一年中最热的天气。斑目在大街上走着。他垂着肩膀,汗水顺着脖颈流进衣服领子里,也并未让他有一些松开领带透透气的想法。
  他推开咖啡馆的门,风铃叮铃铃作响,听起来像是任务中吃到了新钱币的声音。
  
  荻上跟笹原坐在靠窗的座位上,笹原帮荻上搅拌着奶茶一样的东西,然后温柔地放在她面前。
  啊,现充的人生。
  默默感叹一会儿,斑目走过去打招呼。
  “前辈,怎么忽然把我们叫出来了?”
  看着桌上的口红,荻上疑惑地问。
  “我想托你,把这个,还给波户。”
  斑目说。窗外的阳光实在耀眼,面前的咖啡镀上了一层金。
  “这……前辈自己还给他不好吗?”拿起口红,荻上仔细看了看,它似乎已经使用了有一点时间,表面有几道刮痕。
  “一个男人拿着这个,就算只是为了还人,怎么说呢,还是不太好吧。”
  斑目笑笑。他接触到笹原的目光,忽然觉得指尖触着的桌面有些烫。
  “不过或许你说得对,我是该自己还回去。嗯,怎么样,你们俩最近都还好吗?”
  “前天我们才见过啊,前辈。”荻上笑了。
  “也是,那我先走了,新的会社有点远呢。”
  “嗯。那个,搬家的时候如果需要帮忙,尽管给我们打电话哦。”
天窗正在邀请内测之中,你可以 注册 后使用 邀请码 激活 或 使用Bangumi账户登陆

凶器制贩委员会

文字中心的同人/原创创作社团。
目指字画搭配干活不累。
主要业务为制贩各种砸死身心的砖头本。
[删除]冷门没药医[/删除]

心谓凶器,执笔为心。

公式围脖:
http://weibo.com/giveubri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