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欢迎![登录] [注册]
2018年9月25日, 共有条目254119条。

【试阅】いのちの最後のひとしずく 4


2012-5-8 14:21 /
窝什么也不说了……反正已经主线了……

いのちの最後のひとしずく
  
  新年的气氛彻底消褪的时候,寒假也就差不多到头了。
  士郎忙于整理新学期的书籍课本的时候,切嗣也经常数小时不动的待在土仓里,有时候甚至到了饭点也不出来,让士郎有些担心。可是看上去比之前有活力的养父,又让他不忍心去打扰。
  切嗣也清楚,只是借助言峰的治疗,暂时性的让侵蚀身体的诅咒减缓,现在自己这种可以称得上挥霍的行为,或许是将来雪上加霜的导火索。但是他丝毫没有停止的打算,准备工作还要持续很长的一段时间,必须把自己手边仍然余留的物件整理出来,不足的部分只能靠藤村组的力量——但是太过危险的东西还是必须要自己去筹备,不能给他们增添麻烦。
  将熟悉的零件一个一个从绘制着符文的纸张中剥出、清理、熟练的组装,一晃神有时候会脱口而出那个陪伴了自己最长时间的女性的名字。擅长于纤细的操作,沉默寡言,一直到最后都被切嗣的生存方式所束缚,为自己错误的选择付出了一切的人。
  已经谁都不在了。
  大概脑部也被侵入了吧,说不定哪天还会看到幻影咧。切嗣小心的接住快要掉下来的烟灰,点燃了新的一根。除了自己惯用的武器,还有大量的魔术装备需要收集,直到在那个世界里见面为止,大概都不会有回忆的空闲吧。
  没注意到这种不切实际的想法带着以前的卫宫切嗣不会存在的浪漫,仅仅迈入而立之年却开始有着白发的男人继续投入在不属于一般人也不属于魔术师的准备工作里。
  
  “我走了。”
  “路上小心。”
  一如既往的对话。
  士郎站在玄关,看着养父一如既往的把手抄在家居服的袖子里,露出自己见惯的笑容。
  烟的消耗加剧的很厉害。
  虽然切嗣比以前更加小心,在他面前几乎一根也不碰,更是小心的整理衣物,避免染上味道,但是很明白烟的库存、包括切嗣私藏的那些的士郎却很能清晰的计算出来。今天是开学的第一天,如果不多加注意的话,在自己离开家的这段时间,真不知道他会变成什么样。
  “老爹……”
  “嗯?”切嗣有些疑惑的挑了挑眉毛。
  “午饭在冰箱里……”
  “十二点热来吃,你说过了。”
  “嗯,对。”
  “磨蹭的话会迟到哦。”
  “……少抽点。”下定决心般,少年从胸腔的深处吐出了话语。
  “我……”切嗣一下愣住了。
  “塞在壁橱下面和土仓里的衣服都拿出来吹一吹,晚上一起洗了。”丢下这句话,士郎没有再抬头看一眼养父,飞快的跑出了家门。
  “不要跑那么快,当心摔倒!”从“完全被儿子发现做了坏事”的震撼中回过神来的切嗣立刻追出门冲着养子的身影喊道,却看见他已经被隔壁的高中生一把拽住。
  “不用担心,切嗣!我会跟他一起!”少女兴高采烈的挥着手。
  “需要担心的是你吧,现在都几点了才去上学啊!”被卡在手臂下面、明白敌不过年龄和身高的差距但还是试图挣扎的小学生不甘心的说道。
  “新学期,新气象,老师也会体谅的!”
  “再说学校的方向根本不一样啦!”
  “哈哈哈哈哈……”
  嗯,感情真好。确认一般跟自己点点头,深吸一口气,男人收起了作为“父亲”的表情。
  
  圆藏山。
  又是一个切嗣再熟悉不过的地点。由柳洞寺镇守、有着各种真假混合的微妙传言,还有完全谈不上古老的怪异传说,不过毋庸置疑的是冬木最大的灵脉。
  按照言峰绮礼含糊的说法,大圣杯的所在。
  圣杯战争的最后,会在冬木的四大灵脉随机的降临,但是长达六十年的休眠期间,却应该是在固定的地点进行魔力的储存。能够容纳那种规模的,整个冬木或许也只有圆藏山的地下。
  教会拥有监测的手段,这种程度情报只要不是刻意误导,绝不会出错。而切嗣再度踏上圆藏山的土地,立刻明白言峰没有胡说。魔术回路全开的状态,切嗣能够敏锐的捕捉到不同寻常的波动——混杂在一般的灵力流向之中,那种熟悉而让人不快的感觉。
  圣杯战争时候的侦查中大概也遇到过,不过被黑泥侵蚀的现在更能清楚的分辨出来。
  从正常的石阶上离开,切嗣选择了被树木覆盖的山道。通往后山的路当然不止一条,如果可以,他还是不想遇到寺院里的人——毕竟自己只是个新移居的外人,经常出现在乡土渊远的地点大概始终会让人生疑。
  冬天的山林显得有些萧条,常青树的种类不多,大多数都落光了叶子,露出单纯的枝干。所幸天气还不错,从林间踏上后山的大路,没有遇到任何阻碍的切嗣跟随着魔力波动向前快步迈进。
  连绵的、长方形的石块开始出现在眼前。作为冬木最大的寺院,柳洞寺的后山当然是市民的墓园,抬起头迅速的扫视着,魔术师丝毫没有放缓脚步的意愿。
  “卫宫……先生……?”
  从墓地的间隙里传来的招呼声,让切嗣陡然停下,没有应答只是迅速的转向声音来源的方向。
  自己明明应该确认过,这一片都没有人类的气息才对。把手伸进大衣的口袋,切嗣握住了冰冷的凶器。
  “啊,果然是卫宫先生。”
  对方却发出了欣喜的感叹:“因为很少看你会穿洋服,一时之间不敢认了。”
  高中生模样的青年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草屑。
  “柳洞寺的……零观君?”
天窗正在邀请内测之中,你可以 注册 后使用 邀请码 激活 或 使用Bangumi账户登陆

检疫组

要多冷有多冷的冷门向作品和CP同好会(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