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欢迎![登录] [注册]
2018年4月20日, 共有条目235712条。

【试阅】いのちの最後のひとしずく 3


2012-4-12 21:55 /
我真的不是故意只放父子档的……OTL
切的好碎放哪里都不对……

いのちの最後のひとしずく
  
  “今年获胜的依旧是白组!新的一年又……”
  卫宫家家长无所事事的斜躺在被炉里看着电视里特别节目的重播,偶尔伸手从桌上拿一瓣橘子,从新年的一开始就显得毫无干劲。
  “……老爹。”
  吃吃吃。
  “老爹!”卫宫家的勤劳少年提高了音调:“稍微起来活动一下,这样的姿势对身体不好!”
  “好~~~~~~”拖长了语尾,切嗣滚到了被炉的另一侧,正对着电视坐直了身体:“士郎我想吃年糕。”
  “明白了。”
  看着养子认命的走进厨房,切嗣挠了挠最近有点疯长的胡茬。
  
  几天前的那个傍晚,他带着些微的血腥味回到了这个家里。士郎等在玄关口,见到他之后立刻哭喊着扑了上来抱住不放。
  在切嗣的印象里似乎从未见过士郎这样的嚎啕大哭。
  断续的诉说着回家找不到切嗣,等了好几小时,四处去找还拜托了藤村组等等,担心他身体不好,是不是在哪里被卷入了事故,还有鞋带断了云云。或许是因为最近太多事情的累积,让这个仅仅是小学生的孩子筋疲力尽了,很快就在切嗣怀里陷入了睡眠之中。
  切嗣将他抱回了房间。来不及擦干眼泪的稚嫩面孔即使在沉睡中也显出与这个年纪不相称的焦虑表情,切嗣轻轻抚摸他的头发,才稍稍放松下来。
  “不要留下我一个人,切嗣。”
  不止一个人对他说过这句话,但是从来没有实现过。
  卫宫切嗣的命运就如同他的起源一般,常常伴随着最亲密的分离——其中绝大多数是由他自己选择的。
  士郎的面孔渐渐和被遗留在常年冰雪的城堡里的小女儿重叠了起来。
  伊莉雅,小小的银发公主,在寒冷的城堡里等待着自己和爱丽的消息。
  伊莉雅,想要快点与你见面,即使憎恨这个不称职的父亲也好,即使再也无法一起欢笑也好。
  切嗣痛苦的将脸埋进了双手里,微微抽泣着。
  在睡梦中的士郎居然察觉到了切嗣的变化,伸出手来紧紧攥住了他的衣袖,喃喃道:“切嗣,不要……”
  不行。
  现在还不行。
  自己无论如何都不能丢下士郎,是他最后拯救了自己。
  切嗣握住了养子的手,作为回应:“我不会离开的,士郎。”
  
  但是,除了陪在他身边,还有更重要的事。
  “我只是作为继任的监督者来到冬木……”
  “第四次圣杯战争已经结束,但是没有出现胜利者。”
  “圣杯还在。”
  姑且不管那个诡异的失忆和异常的饶舌,言峰应该没有在这件事上说谎,教会的正式派遣是毋庸置疑的。
  Saber那一击没能完全破坏“那东西”,冬木教会拥有的监测系统证明了这一点。只是部分黑泥倾泻下来就变成这样的结果,如果“那东西”正式开启的话,不知道会怎么样。切嗣察觉到有段时间没有持枪的右手不自觉的颤抖起来,自己在害怕着。
  六十年,不,五十九年。
  这是个跨越整整一代人的,微妙的数字。
  在这六十年间所建立起来的一切,可能都会毁灭——当然也包括士郎将来的家族。
  亲眼目睹那个场景的人只有自己和言峰绮礼而已,教会和魔术协会即使间接得到了上一战的情报,却出于各自的情况依旧毫不在意的想要利用被称为圣杯的“那东西”。
  切嗣自嘲地扯了一下嘴角:自己居然已经软弱到要考虑依赖协会吗……那个只要能够掩饰,就可以把整个冬木的人的生命都视若无睹的存在。
  魔术师杀手切嗣的辞典中不存在仁慈,不长的职业生涯中,为了干掉目标他的选择永远以最有效率为优先。而在生命的天平上,他更是单单以数量作为判断——牺牲少数,拯救多数。当他认识到要停止这种无谓的行为只有依靠奇迹的时候,他就落入了圣杯……或者说是世界的圈套。
  牺牲了自己生命中本来不该拥有的最奢侈也最宝贵的一切,却什么也无法获得。
  这就是魔术的极限,魔术师的极限。
  所以,不能依赖。协会也好、魔术也好、奇迹也好。
  卫宫切嗣这个男人的最期,就是在追逐着理想乡的后果中,永远的孤独下去。
  必须要想出对策来。
  现有的情报远远谈不上充足,需要更详细的资料……切嗣的眼前猛然浮现出站在夕阳余晖里的青年神父的脸。
  能够从那双眼睛里本能的感知出情绪的时代已经结束,现在变得更加幽深而无法解读的言峰绮礼,却摆脱了一年前那种令人不安的阴郁,显露出沉稳的气质。
  从这段时间的情况看,他确实已经不再追逐“卫宫切嗣”这个个体,因为切嗣无法给予他答案……或者他已经获得了别的答案。
  可是,自己却更加惧怕。
  除了对死亡的恐惧,还有别的、切嗣无法捕捉的思绪。
  言峰曾经说过,他无法对任何事情执着,虔诚的苦修也好,魔术的学习也罢,他都无法从中体会“活着”的实在感。但是现在他却能够充分燃烧着——如果他将那种热情贯注到其他的事物上去,那会是多么可怕的情形。
  “麻婆豆腐……”
  “麻婆豆腐?”
  “可怕的存在……”
  “老爹,年糕汤要冷了哦。”
  已经习惯了切嗣的神游,士郎推了推他的肩膀。
  切嗣这才回过神来,眼前已经放上了热气腾腾的小豆年糕汤。散发着香甜气息的褐色汤汁里面漂浮着圆滚滚的白色年糕……不过只有一块。
天窗正在邀请内测之中,你可以 注册 后使用 邀请码 激活 或 使用Bangumi账户登陆

检疫组

要多冷有多冷的冷门向作品和CP同好会(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