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欢迎![登录] [注册]
2021年3月8日, 共有条目320744条。

【搬运】【东方夜晴空】公开的剧本段落:例大祭(神社方向)ver.EX


2011-12-7 11:23 /
      元地址 这里
       等我回到会场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博丽神社隔一段时间就会组织这么一次热热闹闹的祭典,一到这个时候,无论是长着角的妖怪,还是在人间之里住着的那些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人,都会聚集过来。
  按照正常的思维推算,人类是不可能跟鬼一起喝酒的吧。
  但是似乎在这个名为幻想乡的地方,“用正常思维去思考”这种事情本身就不正常。
  这里的人们和妖怪似乎是达成了一个共识,那就是无论是什么样的妖怪,在这一天也会跟人类和平相处,而且双方还对此事都乐此不疲。
  所以就算是我这样到现在也没有弄清楚究竟是什么身份的家伙,只要不做过分的事情,也可以跟他们一起的吧。
  这种微妙的平衡点,大概就是幻想乡的魅力所在。
  实际上,就算不是在例大祭的时候,也不敢有妖怪在博丽神社袭击人类的吧,怎么想都是用牙签扎大象一样的自不量力的找死行为呢。
  灵梦:今天还真是无聊呢。
  趴了一天的灵梦坐直,长长伸了个懒腰。
  早喵:啊,这么说来我似乎也浪费了很多时间的样子……都怪你。
  灵梦:不过多亏了早喵,下午才没有睡着呢。不然的话估计会错过许多客人,钱也会变少呢。
  早喵:你,你这样说我也不会高兴啦……
  早喵依然在闹别扭。
  主角:我回来了……
  灵梦:哟,辛苦你了。
  灵梦很有精神地对我微笑,大约是趴了一整天的缘故。不过……我听人说如果睡觉睡太久的话人反而会变得精神萎靡呢。
  早喵:勾搭了多少女孩子啊?
  她似乎有些不爽。
  主角:嗯?
  早喵:没啥……
  被我那样一反问,倒是她自己先变得不好意思了。
  灵梦:今天还真是热啊,到了晚上的话才能舒服呢。
  灵梦用右手挡住眼睛,望了望即将沉下去的夕阳,自顾自地说道。
  主角:今天晚上的活动是什么样呢?
  灵梦:啊,这个啊。
  她捏着下巴想了想。
  灵梦:晚上的话,大概会有许许多多的妖怪来开酒会,然后会喝倒一地各种各样的家伙,酒量不行的几乎都会被灌倒哦。
  早喵:对了,你酒量怎样呢?
  主角:不知道这里的酒会是怎样的呢。
  如果是普通的白酒的话,我想……大概喝半公升没什么问题吧。
  灵梦:幻想乡的话,烧酒和清酒很流行的呢。
  灵梦:不过今晚你就别期望有什么好的很稀有的酒就是了啦。好酒都是要拿来细细品的,这么狂喝滥饮的话对酒自身也很不尊重呢。
  ……她说的酒跟有生命一样。
  主角:那我今晚也一起来喝好了。
  灵梦:咦?
  她反倒惊讶起来了。
  灵梦:先说好了,如果被灌醉的话,我可不会把你搬回去哦。
  主角:是我把你搬回去才对吧。
  灵梦:我酒量很好的啦。
  我和灵梦,早喵三个人在小亭子里又坐了一会儿,聊了聊无关紧要的事情,晚上清清凉的风逐渐吹动树叶。
  灵梦:时间差不多了呢,咱们出去玩玩吧。
  早喵:好啊好啊!
  一提到这个事情,早喵就好像刚刚上过发条的闹钟一般,手舞足蹈的吵得特别带劲。
  这么说起来,今天早喵穿的衣服跟他平时常穿的那件衣服不太一样。虽然也并么有脱离众人对她“蓝白”的概念范畴,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似乎跟灵梦很微妙的同步率颇高呢。
  而且硬要说的话,比原来那件衣服要可爱不少啦。
  这么想来,大概是为了参加祭典特意选的一件衣服吧。
  
  主角:先吃点什么吗?
  灵梦:你请我?
  主角:呜……
  一句简单到只有三个字和一个标点符号的话,因为直击到了我裤兜里那块空虚的布,一下就把我的信心打击殆尽了。
  早喵:啊哈哈……
  早喵:我请你们吧。
  主角:哎?
  早喵的眼神里面写满了“腹黑”两个字。
  早喵:出去看祭典,还要被女孩子请的家伙,该是多么丢脸呢。
  她没有隐藏自己邪恶的计划,原原本本地说了出来。
  主角:可恶……
  主角:我才不会输呢!我请客!你们喜欢吃什么尽管挑就是了!
  灵梦:你竟然有那么多的钱啊……
  这次换这边不爽了。
  灵梦上前一步揪住我的领口。
  灵梦:给我交待,为什么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偷偷攒了那么多私房钱?!你是不是背着我干了什么坏事?还有为什么不上交!
  为什么要上交啊喂!
  早喵偷偷凑到我耳朵旁边。
  早喵:金钱的一大用途,贿赂博丽灵梦……
  主角:泥垢了啦!
  真是的,压根就是在欺负我嘛,这一红一蓝两只巫女。
  ……嘛,虽然说,被她们欺负一点都不生气,相反,还有点开心就是了……
  我才不是受呢!
  灵梦:说起来,先吃什么比较好呢?
  灵梦:去吃夜雀烧烤吧。
  早喵:嗯嗯,那个不赖!
  一提到这个名字,两个人的脸上似乎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呢。
  虽然昨天我没有真正的吃到那个烧烤,但是只是气味就已经足以让我觉得那是一种享受了。
  不过……
  主角: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那家店昨天晚上好像被人吃破产了……
  灵梦:不会的哦。
  她微笑着说道。
  早喵:那家店可是传说中的被吃破产一万次也不会关门的神奇店铺呢。
  ……难道那家店的店主拥有传说中的主角光环么……
  喂喂,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我怎么办啊?!
  灵梦:走吧走吧~
  她一把抓住我的手。暖暖的小手,灵梦的。
  灵梦:嗯,怎么了?
  我稍微迟疑了一下,她转过脸来看着我。
  主角:……没什么,走吧~
  我摸了一下自己的裤兜,确定那家伙抱有了为了我的把妹事业风险到底的革命精神之后,安心的走进了夜雀烧烤店。
  这将是一场惨烈的战斗。
  我们会与敌人血拼,直到最后的一兵一卒。
  但是我们却丝毫不动摇。
  因为。
  这是一曲忠诚的赞歌。
  于是,我好不容易攒起来的钱被她们吃光光了。
  
  灵梦:哈啊~吃得好饱。
  从小吃店里出来,灵梦闭着眼睛抚着肚子说道,
  灵梦:嗝!
  极其不雅地对着我的脸来了一下。
  主角:喂!你干嘛!
  灵梦:啊哈哈哈哈!
  她竟然恬不知耻地笑了。
  主角:注意你的公众形象啊……
  早喵:就是!注意你的公众形象!虽然你早就没什么形象可言了!
  ……我刚想说难得早喵会同意我的意见来着……
  灵梦:准备去喝酒吧。
  灵梦:空腹喝酒确实是不怎么好的事情呢。
  
  她很开心地拉着我的手不放。
  这个家伙,大概不知道牵手的意义吧……
  早喵:等到明天中午的时候例大祭就会正式结束了。
  早喵:到时候你就好好欣赏一下这家伙死猪一样的睡相吧。
  早喵平淡的语气似乎在表明她已经对这种事情见怪不怪了。
  灵梦:……总觉得在说我坏话。
  不是总觉得,是确实再说你坏话啊笨蛋!
  转过一条两边摆着各种摊位的小路的拐角,我看到了一个蛮熟悉的人。
  灵梦:哟,霖之助先生!
  还没等我做出任何反应,左手还牵着我的灵梦先向他打招呼了。
  霖之助:哟……呜!
  他看见灵梦牵着我的样子。
  霖之助:……幸会。
  咬着牙说出来的话。
  早喵:幸会呀幸会店长先生。
  
  不知道为什么,早喵竟然挽住了我的另一只手臂。
  我看见霖之助的眉毛剧烈抽动了一下。
  灵梦:霖之助先生在忙些什么呢?
  霖之助:啊,这个啊。
  他的怀里抱着几只大盒子。
  霖之助:其实我也有摆摊位的,这是把卖掉缺少的货品补充一些过去。
  灵梦:这样啊,参展还真是辛苦呢,霖之助先生。
  灵梦说道,霖之助叹了口气。
  霖之助:的确啊,大老远得从那边跑过来,还不知道能卖的怎么样,带多了的话拿回去觉得好累,带少了就算完售也不会觉得开心。
  霖之助:最关键的,只要作为摊主的身份一次,就一点也不会觉得例大祭有趣了……
  说道这里,霖之助又叹了口气。
  霖之助:还好我只是过来陪他们玩玩的,有些人真的憋着用这种地方买东西赚钱养家糊口呢,真不知道这帮人怎么想的……
  说道例大祭,似乎霖之助先生有着一肚子的牢骚啊。
  霖之助:没什么啦,有空来坐坐吧。
  这么说完,他就抱着大盒子走掉了。
  ……总觉得最后一句话是在针对我说的。
  这时候我忽然发现不远处,有三个少女挤在一起,争吵着的样子。
  主角:那不是魔理沙么……
  灵梦:哎……那家伙……果然。
  灵梦一眼就看出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歪了歪嘴很无奈的样子。
  我们三人走近魔理沙的方向。
  爱丽丝:说好了魔理沙要和我一起去看木偶剧表演的!
  爱丽丝小姐抛弃了温文尔雅的形象,脸涨得通红,抓着魔理沙的一条胳膊。
  帕秋莉:胡说!魔理沙说了和我一起研究魔法的!她还说她现在已经能够连发大火球了呢!
  这个是我刚来的时候负责治疗我的那位善良的魔法使小姐……虽然从现在她的样子怎样也读不出来“善良”这两个字就是了。
  魔理沙:喂喂我说,三个人一起不行么……
  她的样子倒是像在享受。
  主角:哟,魔理沙。
  魔理沙:嗯,四个人一起吧。
  魔理沙:哦哦,灵梦也在。
  灵梦:什么叫“灵梦也在”啊。
  灵梦少有地皱起了眉头。
  魔理沙:啊哈哈,没什么啦,灵梦帮帮我。
  魔理沙:帮我牵走一个吧。
  爱丽丝:啊?
  帕秋莉:你要牵走谁?
  爱丽丝:肯定是牵走帕秋莉吧!
  帕秋莉:肯定是牵走爱丽丝吧!
  魔理沙的一句话又引起了闹哄哄的争吵,她自己也一脸头疼的样子。
  魔理沙:你是怎么让灵梦和早喵这么融洽的啊,教教我嘛!
  
  主角:咱们走吧。
  灵梦:说的也是呢。魔理沙自己找的麻烦自己承担好了。
  早喵:拜拜哦~要幸福哦~
  魔理沙:喂喂!幸福你妹啊!!不许丢下我啊啊啊啊!!!
  爱丽丝:原来有我你不幸福!
  帕秋莉:原来有我你不幸福!
  无视掉魔理沙的惨叫和另外两个女孩子没有尽头的喧闹,我和两只巫女先行离开了。
  到了酒会现场的时候,大家已经开始狂饮了。
  ??:哦哦,博丽的巫女也来了啊。
  ??:欢迎欢迎。
  灵梦的人气很旺的样子,自从来到这里被人看到,就不停的被人敬酒。
  ??:来喝吧来喝吧,我家地窖里面珍藏了二十四年的美酒哦,今天全部拿出来和大家分享。
  灵梦:真的?那我不客气了。
  灵梦微笑着接过来别人递来的酒碗,一饮而尽。
  灵梦:嗯,味道确实不错呢。
  没事一样抹抹嘴,笑得气质十足。
  喂喂喂,这哪里是我认识的那个灵梦啊!
  早喵:别光看着,你也过来啦。
  似乎故意叫我远离灵梦那样,早喵把我拉到了另一个方向。
  早喵:这个是博丽最近找到的新住民哦,以后就是幻想乡的成员了呢。
  ??:哦,这个小哥的话,昨天晚上有在烟火祭看到,还以为是谁呢。
  ??:欢迎欢迎。
  于是我也被人开始劝酒了。
  半公升什么的,果然好弱啊。
  只记得,没过多久我就变得神志不清,然后就不省人事了。


-----------------------
这段文本的初公开是在《画动漫》的创刊号上,但是由于一些原因有修改。
为了能够使不清楚前因后果的人们看懂这段剧情,文中回避了有关于主线剧情和需要铺垫的剧情的描述。
烧主角的请自行排队。(实际上主角就是你啊……所以说在烧自己
#1 - 2011-12-15 21:54
(城管无双。萝莉战记)
~~
天窗正在邀请内测之中,你可以 注册 后使用 邀请码 激活 或 使用Bangumi账户登陆

Zenith制作组

主攻同人游戏制作的一个制作组,慢工出细活。